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hao123导航|2345导航|360导航|淘宝网|

首页 >  侗乡文苑 >  小说正文
土豆皮皮的故事
投稿邮箱:lipingtougao@126.com  新闻热线0855-6222629(黎平融媒体中心)  
时间:2013-10-15  来源:侗乡网  作者:常子  录入:张才林  


 

故事概述:一颗在城市郊区大棚里生长的土豆皮皮,被选为种子运送到农村。在运输的过程中,皮皮先后乘坐了火车、大卡车、拖拉机、马车。到农村后,皮皮被扔在房间的一角落。过了一段时间,皮皮和它的同伴被种到稻田里,之后就再也没有人去照料它们,一切听天由命。大自然的恩赐,让皮皮发芽了。生长出到地面的皮皮一边呼吸空气,一边四处张望,看不到劳动者的身影,但却看到了手持猎枪的人们在追杀野生动物,野兔从它的身边奔逃,鸟儿从它的头上惊飞;也看到了人们在往河里倾倒垃圾,等等…… ­

土豆皮皮出生在城市郊区的一座大棚里,他是脱毒马铃薯家族中繁育出来的新成员。在大棚里,皮皮无忧无虑,自由自在地生活、成长。在皮皮的周围,每天都有很多伙伴围着他转,与他聊天、吹牛、娱乐、玩耍。为什么同伴们都喜欢皮皮呢?因为皮皮特别幽默、特别能侃能谈,每天他都能给大伙带来无穷的快乐笑声,而且还很大方,很勇敢,乐施善助。别看皮皮无烦无恼的,其实,在皮皮的心中,有一个美好的理想,他是多么的渴望到大城市里去走一走,看一看呀,体验体验大城市里车水马龙、繁花似锦的生活。这个愿望让皮皮做了很多很多的梦。梦终归是梦,梦永远是梦,皮皮美好的梦一直都未能如愿以尝。眼看身边的伙伴们一个一个地走出了大棚,皮皮很是着急,却又无可奈何。 ­

一天,在睡梦中的皮皮被碰醒。他睁开迷迷糊糊的睡眼一看,自己和很多的同伴都被装进一个大编织网袋中,然后有两个人费力地抬着他们,把他们往火车箱里装。两个人一边抬一边在交谈,一个说,真看不出,这土豆还真沉;另一个人说,这是拉去贫困地区做种子的,都是选好的上等货,要小心抬小心放啊,千万不能弄伤了。皮皮这才知道自己被选为种子了,皮皮想到自己进大城市的愿望不能实现了,很是有些心酸。但它又想自己被选为种子,还算得上是比较幸运的,能够到山区去走一走瞧一瞧,为农村做一点有益的事,也是非常有意义的。这样想着想着,皮皮的心也就渐渐平静了许多。这样想着想着,躺在火车箱里的皮皮便慢慢地睡着了。闷挤在车箱里很长时间,皮皮觉得浑身躁热难受,而且感到快要窒息了。它快受不了了,非常希望能呼吸一点新鲜的空气,哪怕一丝都行。皮皮的大脑是空的也是懵的,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只听咣啷一声震响,火车箱门被打开了,皮皮被人迅速地抬了出来。此时的皮皮已是筋疲力尽,他大口大口地呼吸新鲜空气,躁热已开始渐渐消退,皮皮的感觉变得好多了,慢慢地恢复接近正常。皮皮在想,要是能多休息一天那该多好啊! ­

希望归希望,刚下火车不久的皮皮,就被抬上了一辆大卡车。这一次,皮皮可没有第一次幸运了,它是被扔到卡车上的,感觉身上的骨架都松了,卡车也是围得严严实实的,一点光亮都看不到,只是偶尔还能透一点空气,总算比闷在密得难以透气的火车箱里好多了,在卡车箱里至少还能换口气。也不知过了多久,皮皮就感觉自己的身体,一会儿往左,一会儿往右,皮皮的大脑开始发晕了。皮皮在心里暗暗祈祷,希望这种状况能够尽快改变。车在继续前进,皮皮又有新的感受了,自己好像是躺在弹簧上似的,不时被弹起又落下,偶尔透来的一点空气里还夹杂着重重的灰尘。皮皮有点后悔了,他没有料到会受到这样多的苦,但是皮皮还是把希望寄托在以后的日子里,想到农村青青的山、清清的水、新鲜的空气,皮皮的希望之火又开始燃烧起来了,他在努力地坚持着,他咬牙在使劲地支撑着。 ­

当皮皮的希望思绪还在飘渺之时,车子骤然停下,皮皮被惯性的力量向前挤压,身上一阵酸痛。卡车货箱门被打开了,有三四个民工跳上车来,一阵乱掀,皮皮就被从车上掀掉落到地上。皮皮一阵钻心的疼痛,痛得他甚至要叫喊出声音来。接着,民工把皮皮和同伴们一同搂起来,走进一个仓库,甩在墙角边上。皮皮靠着墙壁,在不断地喘着气息。皮皮的眼睛在漫无目标地扫视着周围的环境,他发现这个仓库很破烂,仓库的地面是泥巴地,墙壁表面已严重脱落,墙体有很多的裂缝,而且还有几处通洞,大的洞能够容一个小孩子钻过,对于这些破洞,民工们只是简单地用稻草卷曲成团堵塞了一下。仓库遮雨的是用泥瓦和胶布混合盖着的,瓦片有很多处破洞,可以直接看见阳光,有的胶布已被风吹开,有的已被风扯破,似飘带随风飞舞。皮皮心想这下完了,如果天气一变坏,连续下几天雨,气温下降,不是被雨水腐蚀烂死也非冻死不可。皮皮在胆战心惊中熬过了三天三夜。谢天谢地,既不刮风也不下雨。 ­

第四天,仓库的门被打开了,门口挤着一大群人,人声嘈杂,皮皮听不清楚这些人要来干什么。这时,有一个声音在大喊:“大家别挤别挤,别闹了,请安静!请安静!听我的安排”说话的这个人可能是干部吧,讲话还是有一点的威力,起了点作用,喧哗的人群渐转安静下来。皮皮终于听清楚了,拥挤的这些人是来领马铃薯种子的,干部要求人们按顺序领,不要乱,同时还交代了保管马铃薯种子应注意的事项。干部的话音一落,人群中立刻又喧闹起来,不知道人们是否在意干部刚才说的话。同伴们陆续被领走了,皮皮也被领走了。领走皮皮的农民,把皮皮和同伴们丢到一辆拖拉机上,然后去发动拖拉机。这位农民手里拿着摇柄,对准轴心,弯下腰憋足气使劲摇,拖拉机像生病老头咳嗽似的响了几声,没了动静。驾驶员又重复摇了好几次,拖拉机就是不配合,没有响动起来。驾驶员退出摇柄,用摇柄朝拖拉机盖子猛地敲了几下,嘴里还不甘心地骂了几声“这破车”。这时,一位老师傅模样的人朝拖拉机走了过来,弯腰瞧了瞧,用手东一摸西一扭一阵,然后高声喊驾驶员重新摇。驾驶员拿起摇柄对准轴心往里一推,用劲摇了摇,一下两下三下,终于将车子摇响了。皮皮知道遇上破车了,不安的心又悬空起来,万一有个三长两短,自己到农村的伟大使命岂不付之东流。一路上皮皮都在认真祈祷菩萨保佑,一路平安啊,一路平安啊,可千万别发生交通事故。 ­

车子终于上路了,路面到处是坑坑洼洼,非常难走。一路上走走停停,停停走走,还不断地出现剧烈的颠簸。皮皮没有想到也许压根就没有想到,农村的公路会是这样,有的路段路基不牢固,有的路段很陡,有的路段是在悬崖峭壁上通过,有的路段非常狭窄,仅能供车轮驶过,而且弯道很多。皮皮的身架都快散了,这种疼痛只有它自己清楚,但是它无能为力,也无法改变。车子颠簸了近半个小时,爬到了一个小山村,最后在一栋木房子前停下。此时的皮皮浑身被裹了一层厚厚的灰尘,面目全非。驾驶员把那黑黑的大手伸向装着土豆的网兜,用力一抓一提,然后朝着一栋木房子走去。他走到大门前,没有用手去推开门,而是用脚踢开大门,接着又踢开一扇小房门,抬手将网兜扔在房间的一角落。房间光线很暗,而且满地都是杂物,但都已经分类放置好了,不是很乱,有一些红薯,有一些玉米,有一些稻谷,有一些坛坛罐罐,还有两只又大又高的木桶。两只木桶都用粗条竹篾箍着,每只木桶有三道箍。皮皮猜想:这个地方可能就是它最后的休息场所了吧。一路上饱受苦处的皮皮,现在终于有机会,可以安安心心地睡上一觉了。皮皮需要休息了,也应该好好休息了。皮皮最初的兴奋影子全无,带给它的是说不完的苦,将来的命运会怎样,皮皮的心里没有一点底,希望尽快结束这苦难的历程。皮皮认为,只有躺在大地的怀抱之中才真正踏实。皮皮什么都想,但它又不敢去多想,害怕想出更多伤感的事情来。皮皮虽然认命了,但它骨子里仍然保持着不安分的因子,皮皮始终保持着对生活的的憧憬,对太阳炽热的追求和对大自然的深爱。在这间不起眼的小房间里,虽然环境不是很好,但皮皮不感到寂寞,因为红薯、玉米、稻谷对他很友好,善谈的它很快就与它们建立了良好关系,在不知不觉中度过了很长一段日子。但是,郁闷的阴影很快又宠罩着它,它盼望进入大地怀抱的心情,越来越强烈,这种强烈的念头令皮皮坐卧不安,皮皮几乎快要崩溃了。 ­

就在皮皮快要支撑不住的时候,农民朋友来了,农民朋友把皮皮和同伴们搬出木房子。这一次,皮皮和同伴们被放到马车上,在皮皮和同伴们的下面还垫着厚厚一层有机肥。皮皮感觉到非常舒适,这种感觉是它有生以来最好的一次,一路上还享受着柔和的阳光。大约十分钟,皮皮和同伴们被搬到河边的稻田里。稻田没有经过耕整,没有清理掉的禾蔸桩桩,都还杂乱地留在稻田里,听说是推广一种新的播种技术,叫做“免耕栽培”。免耕栽培——就是不用翻耕田地,直接把穴打在稻根桩处,然后把土豆放入穴中,盖上一层土,再盖上一层有机肥,同时需要把四周的排水沟疏通好。据说,这种方法能够省时省力,而且产量也高。农民朋友简单地挖了一个小窝窝,然后把皮皮从空中自由落体丢下。由于农民朋友的手是抖动的,准确性不是把握得很好,皮皮被反复甩了好几次,遍体鳞伤的皮皮最终落入了小窝窝里,然后被盖上一层泥土、有机肥和一层薄薄的稻草。躺在稻田里的皮皮感到非常寂寞,它几乎听不到河水的声音,没有水喝,没有更多的营养品可吃,一切听天由命。 ­

大自然的恩赐,让皮皮有了一线生机,它发芽了。长出地面的皮皮一边呼吸空气,一边四处张望。此刻的皮皮兴奋极了,它不停地向身边的同伴招手问好,对着阳光歌唱,随着风儿摇滚。皮皮那高兴的劲儿,就好像它拥有整个世界。皮皮小心地自我护理,倚靠着稻根桩一天一天地成长,看得出来,皮皮非常珍惜这宝贵的生机。高过了稻根桩的皮皮,对周围的环境事物可以看得更清楚了。在这段成长的日子里,实在是太安静了,没有任何人来光顾过。皮皮的同伴们也争先恐后地成长起来了,整片稻田看上去绿油油的,谁看了谁爱。可是好景不长,在此后的一个多月时间里,底肥已被土豆们啃得一干二净,如果再没有营养跟上,那些新生小土豆可就遭秧了,如同小孩被断了奶。皮皮和同伴们都在焦急地盼望着,等待着主人前来施肥、浇水。可是,在这片稻田里,不仅看不到这家主人,也看不到其他劳动者的身影,皮皮弄不明白,这里为什么如此冷清,不知道当地的人们都去忙些什么了。自从皮皮种下地的那一天,之后,主人就一直没有来过,如今皮皮和同伴们都长得面黄肌瘦,身材瘦小。皮皮非常失望,饿了只能放慢生长的脚步,渴了只能靠露水解渴,它既要维持自己的的生命,又要繁育新生的小土豆,皮皮已是竭尽全力了。皮皮刚长出地面时那兴奋的激情和对生活积极的姿态,现在已是荡然无存。皮皮原来想着成为种子,在稻田里繁殖出更多更大的土豆,给贫困的农村带来福音的希望化为泡影,皮皮很是失望。失望之余的皮皮,百无寂寥,不得不在苦熬着那不属于它的日子。 ­

一天清晨,一阵阵炸响把皮皮惊醒,同时还听到急骤的猎犬叫声。皮皮一看,不远处三五成群的人们正在放枪,追杀空中的飞鸟,地上奔逃的野兔和山鸡,铁砂不断地掉落到皮皮的头上。一只山鸡不幸遭殃,受了伤的翅膀在拼命扑腾,灵敏的猎犬已闪电般扑到,眨眼功夫山鸡就被猎犬叼在口中。野兔刚从皮皮的身边逃过,刹那间猎犬就从皮皮的头上跃过,随后是手持猎枪的人们撵踏而过,皮皮幸免于难,皮皮的同伴却被践踏得东倒西歪,伤痕累累。猎人们从三路包围,一面追赶,一面在“呜呜呜……”的叫喊,相互呼应。皮皮眼看野兔逃过了河对岸,朝着山林奔窜,猎犬朝着野兔逃跑的方向穷追不舍,在不停地狂吠,猎人们则跟在后面跳过田埂,蹦入浅河,爬上河岸,越过土堆,不顾一切地直线追赶,还不断地放枪。不一会儿,狂吠声停了,枪声停了,猎人们唉声叹气地下山了。这样的结果是皮皮所希望的,它为野兔逃脱猎人们的追杀而暗自高兴。同时,皮皮又为山鸡的不幸而伤感。 ­

整个冬季和春季,皮皮都等不到给它和同伴们浇水、施肥的人,却经常看到扛枪打猎的人,看到往河里倒垃圾的人,日积月累,有的河段垃圾成堆,臭气熏天。最要命的是,在河的上游,一家用杉树根蔸炼油后排出的污水,正不断地往河里排放,河水不是清清的,而是发黑的。皮皮所在的村,没有了清清的水,没有了清鲜的空气,只有青青的山。但长此下去,这青青的山不知还能否保得住多久。美好的农村形象,在皮皮的心目中消失了,想不到自己的生命竟然要在这小山村终结,皮皮的内心痛苦极了,也彻底失望了。

侗乡网各信息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请勿转载或商用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更多 专题栏目
热门新闻
本栏目24小时更新
精彩博文

    主办单位信息

  • ·主办:黎平县融媒体中心
  • ·电话:0855-6222629
  • ·地址:黎平县体育馆内

    投稿通联

  • ·投 稿:投稿方法
  • ·新闻热线:0855-6222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