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hao123导航|2345导航|360导航|淘宝网|

首页 >  侗乡文苑 >  小说正文
血字 本地作家中篇小说
投稿邮箱:lipingtougao@126.com  新闻热线0855-6222629(黎平融媒体中心)  
时间:2013-10-08  来源:侗乡网  作者:石万荣(侗族)  录入:侗乡网  


 

 

 

我们去黑水河闹鱼。

寨子外边,是一个狭长的山间坝子,四面围着高高的山坡。黑水河就在这块坝子上静静地流淌,七弯八拐,或宽或窄,最宽三四米,最窄的地方可以一跃而过。用现在流行的叫法,黑水河是我们寨子的母亲河。河水从大山里流来,延绵十几里,浇灌着河岸郁郁青青的田野。河道上修筑着一道道堤坝,把水阻截住,引进稻田里。那些堤坝就是我们小娃崽的游乐场了。放学了,跑到这里,书包一丢,衣裤一脱,就屁股光光跳进水里。于是水里溅起一阵阵笑声和一朵朵水花。河水流出坝子后,绕过一个又一个山湾。水到山湾,就把山湾冲击成深深的水潭。一个山湾,一个水潭。潭水又绿又清,把蓝天白云都映在潭底。鱼虾当然很多,都悠闲得很,摇摆着尾巴,啄着青苔和水草,或者追逐着,游戏着。有时浮到水面,再轻轻转身,掀起一圈小小的波纹。据说,再往下,就流过黎平县城,流入湖南,汇入滚滚长江。

上游,田坝尽头,就是大队的拦河大坝的坝址。这两年,大队修造拦河坝,要把山腰变农田,水就被搅浑了。

河里鱼虾很多。可以钓鱼,摸鱼,网鱼,照鱼,就是不能闹鱼。说闹鱼会把鱼闹绝种的。不过,也有人偷偷地闹。也有人被抓住。抓住了,就扣上“资本主义新动向”的帽子,拉去批斗。还被罚款。也被罚工。

闹鱼,必须得请示大队。陈老师苦苦哀求吴校长,又讲了很多道理,才获得同意。不过,不许用六六六粉和敌敌畏,也不许用石灰粉。只能用辣辣草和化浆树叶。这两种植物都是山野树叶,汁液很辣,很麻。捣碎了,放进河里搅拌,鱼吃了就晕头晕脑,浮出水面,或者跳上河岸。

工地上,热闹得很。彩旗呼啦啦地飘扬,红红的横幅标语挂在半坡上,被风吹动,飘成一道弧线。高音喇叭播放着《下定决心不怕牺牲》,《大海航行靠舵手》,《山丹丹开花红艳艳》。这些歌老师都教过,我们都会唱。都喜欢唱。广播是从公社拉来的。一起拉来的还有发电机。社员你来我往,肩挑手提,像蚂蚁牵线一样把泥巴和岩石运到坝梁上。公社选择我们寨子的拦河坝工地召开现场会,可能是看中大坝的宏大气势吧。据说,大坝蓄水了,就是一个高山湖泊,可以引水灌溉几百道山岭。那时,那些山山岭岭都会修成梯田,闸门一开,水就在梯田里哗哗流淌,禾苗也就啪啪地拔节。那么我们寨子就是远近闻名的鱼米乡了。其实,后来,大坝从来就没有蓄过水,高山梯田也没有修成,就被暴雨山洪冲毁了。

陈老师不准我们靠近大坝闹鱼,怕社员看见,影响不好。于是,我们选择了离大坝很远的河段下药。这截河道长着秘密的水竹,河水就在竹林里流淌。我们钻进竹林,就像蚱蜢飞进了草丛,外面的人就很难看到了。

我们把鱼草药放在水里,搅匀,河水变黄了,又麻又辣。鱼纷纷浮出水面,或者沉入水底。结果,都被我们撮进了筲箕。也有的受不住刺激,乱串乱跳,就蹦上岸,跳跳几下,就活活成了俘虏。浑水流到哪里,哪里就是一片笑声。等黄水流走了,变清了,被遗漏的沉在水底的鱼就慢慢苏醒了。等你的手刚刚伸过去,正要抓住的时候,那鱼猛一翻身,跑了。

不久,我们就闹得半篓鱼了。螃蟹,鲫鱼,泡鱼,泥鳅,青鱼,巴鱼,蛇鱼,桂鱼。也有土连鱼和麻沟鱼。还有杨勾鱼。还有螺丝。还有虾。许多鱼还活着,在鱼篓里一蹦一跳。我们的衣裳都湿了。于是,我们钻出竹林,坐在阳光下晒衣裳。我们不敢脱下来晒。有老师和女生,我们害羞。

没有一片云,也没有一丝风。阳光像火一样烧烤着禾叶和树叶。我们似乎都闻到一股煳味了。我估计,要是哪个擦燃一根火柴,一定哗地一声,天地间就是一片火海。突然,歌曲停住了。工地寂静了。

“喂,喂。”

广播里响起了一个男人的声音。是吴支书。他在试音。此刻,他的声音很有磁性。也很温柔,也很浑厚。如果光听声音,人们一定以为他是一个慈祥的男人。据说,有这种嗓子的男人都情义绵绵,胸怀宽广。可是,等喇叭的声音正常了,那种柔情就烟消云散了,换成了吼叫、命令、恐吓、脏话。句句都像雷声。高山峡谷像一个巨大的音箱,回音嗡嗡。

原来,现场大会要开始了。现场会是一定要批斗人的。那时,我们的生活太单调太沉闷太乏味了,因此特别盼望日子里发生一些很特别的故事,一阵吵架,一个玩笑,都能深深地吸引着我们。恰恰那是一个风云激荡的时代,许许多多的斗争大会也应运产生了,这对于我们来说,无疑是激情荡漾的事了,因为这些运动填补了我们的生活里的许许多多的空虚。

这次大会,场面那么大,我们自然不会错过。于是,我们丢下筲箕,跑出山湾,跑向工地。也怪,陈老师也不阻止。不过,他一再交代,要我们快去快回,不要误了聚餐的时间。

青狗却不去。他和陈老师站在竹林边,望着我们。我永远记得,那一刻,青狗的脸像纸一样苍白。他的手,他的脚,似乎都在微微地颤抖。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侗乡网各信息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请勿转载或商用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更多 专题栏目
热门新闻
本栏目24小时更新
精彩博文

    主办单位信息

  • ·主办:黎平县融媒体中心
  • ·电话:0855-6222629
  • ·地址:黎平县体育馆内

    投稿通联

  • ·投 稿:投稿方法
  • ·新闻热线:0855-6222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