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hao123导航|2345导航|360导航|淘宝网|

首页 >  侗乡文苑 >  小说正文
血字 本地作家中篇小说
投稿邮箱:lipingtougao@126.com  新闻热线0855-6222629(黎平融媒体中心)  
时间:2013-10-08  来源:侗乡网  作者:石万荣(侗族)  录入:侗乡网  


 

 

  

 

 

他坐在水井边的树阴下,玩着一支树枝,枝上长着很多绿叶。他摘下一片,放在嘴边,轻轻地吹。我听到了一段旋律,优美,婉转,飘浮,像一条小溪潺潺流淌。是《东方红》。完了,树叶也失去弹性了,然后,他就捏着树叶的颈部,另一只食指弯成一只弓,一弹,树叶被弹向空中,划着一道短短的弧线,落在草地上。也落在水沟里。落在水沟里的树叶像一条船,慢慢悠悠地漂。也许那只船上,装载着他的梦想与希望吧。那么,他的梦想和希望是哪样呢?

看来,他已经从阴影里摆脱出来了。其实,这类阴影对于他,早已是家常便饭了。他的承受能力,也早已超出他的年龄的局限了。

我说:“你也能聚餐。是陈老师讲的。”

我的话好像一个小小的春雷,炸开了一个希望的出口,一缕阳光就从那个出口照进来,照在青狗的身上。他猛地站起来,瞪着眼睛,张着嘴巴。等他确信我的话不是假话,才说:

“吴校长也这样讲?”

想不到他会问这样一句话。吴校长让不让他参加聚餐,我不知道。估计陈老师也不知道。但是我不想让他失望,就点着头。不过,我的头点得很不自信。点完头,我就后悔了。万一吴校长不允许,那我就真的成欺骗他的人了。

然而,他流泪了。怕我看见,就转过头,抬着衣袖抹掉了。后来,抿着嘴,轻轻一笑。他的笑很生硬,但是很甜。

“我怕……又像那回……

他说的是照毕业相的事。那回,他空喜欢了一场。他没有资格照毕业相。全班十九个人,偏偏就少他。吴校长不准他参加。吴校长说,毕业照片是贫下中农的后代的集体进步的见证,是社会主义阵营的辉煌的胜利,因此不容许掺着一个反革命分子的后代。再说,照相得去黎平县城,得住店,万一他搞破坏了,那就无法收拾了。

其实,照相的钱,都是我们勤工俭学的钱。为了那张毕业相,我们做了太多太久的准备。摘金银花,摘木油子,采杉树种,采野杜仲,拣麻栗壳,拣桐油子,挖野沾薯,挖一支箭。我们很苦。不过,我们很快乐。我们硬是靠我们的手收获了四十二块钱。这些钱,凝聚着我们的太多的血和汗,也寄托着我们的太多的希望和梦想。可是,青狗却不能享受收获的快乐了。

老师苦苦恳求都没有用。他毕竟只是一个民办老师,卑微得像一个蚂蚁。吴校长批评陈老师站不稳革命立场,是《农夫和蛇》里的农夫。要是陈老师再这么慈悲,迟早会被“蛇”咬得鲜血淋淋的,说不定还会断送自己的大好前程。陈老师不敢再说话了。他知道,他的命运捏在吴校长的手里。他能当民办老师,是托吴校长的福。二十出头的陈老师,高中毕业,做了一年农民,天天在泥水里滚爬,硬是把一张白白净净的脸晒成一块黑麻麻的杉树皮了。如果没有吴校长的拉扯,那么他一辈子都是一个手脚都沾满泥巴的农民。

吴校长当了十几年的干部,到处参观学习开会。还去过县里和州里。见多识广,讲话就一套套了。这让陈老师很佩服。

其实,吴校长不是老师,更不是校长。他是大队支部书记。上级指示,工农兵要占领学校阵地。吴支书派一个老贫农来管理学校。可是,老贫农老实巴交,不会讲时兴的话,更不会讲政治的话,开展忆苦思甜的活动,就没有讲出旧社会的滔天罪恶。相反,在他的嘴里,旧社会倒是比新社会还要富裕和祥和。这影响很不好。这当然违反了原则,就把他开除了。后来,再找不到合适的人选了,吴支书就亲自挂帅。还当了校长。原来的校长,就成了副校长。原来的校长也是一个民办老师,也是靠吴支书拉扯,才丢脱锄头的。

照相那天,我们麻麻亮就出寨子了。走到山湾口,猛然发现,青狗默默地跟着。我们走,他也走。我们停,他也停。我们挥着手,他也挥着手。我们喊他不要跟了,可是他却好像没有听到一样依然跟着。也许跟着,他的心里才舒坦吧。如果这样,那么就让他跟着吧。不过,跟得越远,回家的路就会越长,越孤单,越难受。

终于,青狗站住了。在朦胧的晨光中,像一截黑黑的矮矮的树桩。

照相的时候,陈老师安排我们站成三排。第一排的中间空出一个位子。那是青狗的位子。青狗又瘦又矮,就应该站在那个位子。照片出来了,我们都笑得很灿烂。可是那个空位子却破坏了画面的完整美,成了一个缺陷。我们都暗暗责怪陈老师。

然而,陈老师说,一张照片,牢牢地镌刻着一个岁月的记忆。十年后,二十年后,五十年后,我们再翻开这张照片,再看那个空着的位子,就会想起一个孤独的身影和一段艰苦的岁月。后来,我们果然感受到了那个空位子蕴藏着一种别样的情愫。那是一种又甜又酸又暖又凉的情愫。

我们故意留下一点钱给青狗买了一份毕业纪念品。是一本塑料壳日记本。扉页上印着《毛主席语录》,底页印着《国际歌》。至今,那段语录我还背得。我想,青狗也一定还背得。

 

            

                      吴青狗同学:

  毕业纪念

      杨梅冲小学

                                   19747

 

“毕业纪念”几个字,写得很大,很遒劲,也很温馨。是陈老师的字。第二页,陈老师写了一句话,还签着名字。陈老师让我们都写了一句话,也都签了名。

老师的话:“祝贺吴青狗小学毕业。希望你在今后的岁月里,努力劳动,当一个新时代的合格的劳动人民。”

我的话:“祝你像雄鹰越飞越高,越飞越远。”

明泉的话:“祝你好好听党的话,做社会主义新农民。”

青狗把纪念册紧紧抱在胸前。他不敢相信他会有一份礼物。他一定很幸福。读着留言,就流泪了。一行一行,像泉水一样喷涌。也许一生一世,那是他最贵重的礼物。然后,伏在桌子上,呜呜地哭。

我拍着他的肩膀,说:“别哭。别哭。”

可是,我却哭了。同学们也都围过来,抱着我们。都说别哭,也都哭了。我们抱得很紧,哭得很久,眼睛都红了。后来,彼此看着红肿的眼睛,又都笑了。那天,我们突然感觉很幸福,也突然感觉长大了。其实,我们也真的长大了。

那次打击太大了,难怪青狗会心存疑虑。他一定想,他永远都不可能成为革命的后代了。不管参加文体活动的时候他多么积极,不管参加义务劳动的时候他多么卖力,不管参加政治学习的时候他多么诚心诚意,都没有用。可能再努力一百倍也没有用。可能再努力一千倍一万倍一亿倍都没有用。

怕他依然心灰意冷,我又说:“陈老师讲了,个个都参加。”

我知道,我的话一点新意都没有,一点分量都没有,但是我不会说别的话。不过,我说的是真心话,也说得很诚恳。这点,青狗一定从我的眼神里看出来,也一定从我的语气里听出来。再说,我从来就没有骗过他,也从来没有伤害过他。我想,他应该相信我。

他笑了。于是,我邀他一起回学校。他说,他想一个人再坐一坐。

路上,我想,万一吴校长又横加干涉,那么我就劝说陈老师,把聚餐活动取消了。聚餐一定会给我们带来很多快乐,可是这份快乐却伤害了一个可怜的人,那么我们就干脆不要这份快乐。我估计,陈老师一定会听取我的建议的,同学们也一定不会责怪我的。或者干脆把这个活动推迟几年或者十几年举行,那时,也许再没有哪个阻止青狗了。那时,我们都成大人了,也许就别有情趣了。

果然,陈老师很赞赏我的话。还赞扬我的后一个想法很浪漫。不过,他说,近段时间,公社要在我们寨子的拦河大坝工地上召开现场会,吴校长忙得很,就很少到学校了,也不过问学校的事了,那么我们恰好钻了这个空隙。

太凑巧了。谢天谢地。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侗乡网各信息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请勿转载或商用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更多 专题栏目
热门新闻
本栏目24小时更新
精彩博文

    主办单位信息

  • ·主办:黎平县融媒体中心
  • ·电话:0855-6222629
  • ·地址:黎平县体育馆内

    投稿通联

  • ·投 稿:投稿方法
  • ·新闻热线:0855-6222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