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hao123导航|2345导航|360导航|淘宝网|

首页 >  侗乡文苑 >  小说正文
血字 本地作家中篇小说
投稿邮箱:lipingtougao@126.com  新闻热线0855-6222629(黎平融媒体中心)  
时间:2013-10-08  来源:侗乡网  作者:石万荣(侗族)  录入:侗乡网  


 

 

 

 隔着几根田埂,就听到青狗妈妈的骂声了,就听到青狗的叫喊声叫喊声又尖利又凄惨,像一把把利箭射在我们的心上。我们的心一阵阵地疼痛,也一阵阵地抽搐。

还偷米么?还偷么?”

青狗妈妈的话都还没有说完,接着,就响起了青狗的一阵显然棍棒又打在青狗身上了,显然棍棒击打的力量又加重了,显然青狗疼得受不住了接着,青狗哀求妈妈

不偷了。疼呀!妈呀,莫打了。

“你晓得疼?”

“哎哟!疼呀!”             

我想,棍子一定打在青狗的脚杆上。要是打在脚杆筒骨上,那太疼了,是钻心的疼,是又酸又辣的疼。不然,青狗不会撕心裂肺地喊叫。对于青狗,挨打受骂早就是家常便饭了,不过他很少哭叫。他默默忍受着。他不想让外人知道。他怕别人笑。他知道,骂一阵,打一阵,妈妈的气就消了。其实,很多回,打完了青狗,妈妈把棍子一丢,就瘫坐在地下,就抱着脑壳,或者捂着脸,哇哇地哭。地下脏也好,湿也好,她都坐。哪怕地下有鸡屎狗屎,她也坐。她比青狗哭得还伤心,鼻涕流出来,口水流出来。

她太冤了。她太苦了。一夜之间,青狗的父亲变成了反革命。一夜之间,她也变成了反革命。一夜之间,她又变成了寡妇。一夜之间,她的爱情,他的幸福,她的尊严,她的缠绵的母爱,都葬送了。一夜之间,她就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了。越想,就越悲伤。越想,就越觉得看青狗不顺眼了。

我们冲到青狗家的篱笆外了。大门里,青狗妈妈拿着竹条子,边打边骂,从这边堂屋打到那边堂屋,从那边堂屋打到这边堂屋。打脚,青狗就伸手去护脚。打脑壳,青狗就伸手去护脑壳。他哎哟哎哟地叫,边叫边跳。后来,他就跪着,抱着妈妈的脚,求妈妈不要打了。

青狗抱住妈妈的脚的时候,恰恰是妈妈打累了的时候,于是,妈妈把竹条子一摔,坐在地下,也哇哇地哭了。边哭边诉,说她命苦,帮别人养崽,累死累活,却一点情义都没有,反遭别人陷害。又骂青狗是白眼狼,辛辛苦苦把他养大,结果也和别人一样,故意害她。我们知道,那个“别人”是指青狗的死了的父亲。

“青狗,你干脆讨一把杀猪刀捅死我算了。”

“别人倒是乖得很,晓得去死,把苦难忘记得干干净净。”

“天呀,这个日子怎么过呀?”

可怜的青狗,跪在妈妈身边,头上身上都是汗。他的脸上流着一道道泪水。他恐惧地看着妈妈。他拉着妈妈的衣裳。妈妈推开他,他跪不稳了,跌在地下。他又爬起来,又跪着拉妈妈。妈妈又把他推倒了。

我们跑进青狗的家门。这么多人突然闯入,青狗妈妈吓了一跳,她爬起来,瑟瑟发抖。她的眼睛睁得很大,却不敢看着我们。当然,也不敢说话。她慢慢后退,退到板壁脚了,也不停止,结果碰在板壁上。她一定以为她打了青狗,又犯罪了。她一定以为我们是吴支书派去的。

可是,我们不理她。老师青狗扶起来,摸着他的脑壳。陈老师想说安慰的话,却说不出青狗扑进老师怀里,呜呜地哭。

我没偷米。老师,我没偷米。

“老师晓得,你不会偷米。老师相信。”

“我是找堂公借的米。我讲等我做活路了,分得谷子了,就还他。我不偷米呀,老师!”

我没偷米,老师

老师也哭了。我们也哭了,扑上去抱住青狗。我们抱成一团,哭成一堆。青狗呀,我们不该收你的米我们不知道你交米,是借的,结果还遭打一顿。你饿着肚子跟我们闹了一天鱼最后连鱼也吃不上。煮鱼那阵,陈老师夹鱼给你,我们还嫉妒你。想想,我们真对不起你。

算起来,小小的青狗,受到的委屈太多了。也怪,再疼再痛,青狗也不跑。其实,他没有地方跑。这里,苦也好,穷也好,受骂也好,挨打也好,毕竟是他的家。

陈老师捡起衣裳,披在青狗的身上。那身上有很多新伤疤。衣裳是汗水打湿的,很咸,披上去,就很辣,于是他啊啊地叫。陈老师又把衣裳取下来。陈老师想找一件干衣裳,青狗说没有。陈老师就把湿衣裳折起来,想把汗水拧干。结果,陈老师捏住了一团软乎乎的物体。软乎乎的物体装在青狗的荷包里,原来是七八个手指那样大的泡鱼。其中一个鱼只是半个身子。

青狗低下头,又哭了。吞吞吐吐的,慌里慌张的,半天说不出话。他是怕陈老师。其实陈老师也没有多问,他光怕。原来,那些鱼,是他悄悄背着的。他想背回家给他的妈妈。那半截鱼,是他吃剩下的。白天他太饿了,饿得眼睛都发花了,一点力气都没有,就偷偷吃了一个生鱼。可是生鱼实在太腥,只能勉强吃几口,剩下那截实在吃不下,丢了又可惜,又不好意思放进鱼篓里,放进荷包里了。

老师,我太饿了。你不骂我吧。

不骂。可怜的孩子。老师不骂你。

陈老师紧紧抱着他,又流泪了。陈老师说,学校了还有很多饭,也还有很多鱼,就要青狗回学校。青狗不敢答应,就看着他的妈妈。他的妈妈依然低着头。显然,她的怨气消掉了很多。

我们扶青狗回学校去。路上,我们都不说话。

月光很亮,田地山川都看得清清楚楚晚风习习地吹,凉爽得很青蛙热热闹闹地叫。远处,田坝上,黑水河里,亮三三两两的火把那是乡亲们照鱼照泥鳅还照蛤蟆。偶尔也照到蛇。夜里,鱼和泥鳅都爬在岩石上歇凉,又傻里傻气,火光照在它们的头顶上,都不晓得逃跑。于是,鱼梳,鱼箭,瞄准了,一扎,就成了人们的囊中物。照鱼的人叽叽喳喳,似乎还在笑。劳累了一天,此刻,高高的天,宽宽的地,轻轻的风,凉凉的水,是他们最纯净的家园,他们应该笑了。再说,他们的鱼篓里,装了那么多丰收的果实,真的值得笑。

可是,此时我们的心情很沉重。想不到,我们高高兴兴聚餐,会突然闹出大大的风波。小小年纪的我们,又一次体会了生活的艰难。

到了学校,我们都劝青狗多吃。我们都无心再吃饭,就吃得很少虽然说我们吃得很少,但是也几乎把两盆鱼都吃光了。饭后,陈老师安排我们几个大个子同学送青狗回家。陈老师把剩下的饭和装在布口袋里,还有一碗鱼,要我们都带到青狗的家里去米大概有四五斤。陈老师说,带去给青狗妈妈吃。她被批斗一天了,又做一天的重体力活了,也该吃一餐饱饭了。陈老师我们请求青狗妈原谅青狗不要再打他,也不要再骂她。他还小。他还是一个孩子。

老师叹了一口气,又自言自语。他说,其实,青狗妈也很难。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侗乡网各信息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请勿转载或商用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更多 专题栏目
热门新闻
本栏目24小时更新
精彩博文

    主办单位信息

  • ·主办:黎平县融媒体中心
  • ·电话:0855-6222629
  • ·地址:黎平县体育馆内

    投稿通联

  • ·投 稿:投稿方法
  • ·新闻热线:0855-6222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