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hao123导航|2345导航|360导航|淘宝网|

首页 >  侗乡文苑 >  小说正文
芭嗲的马灯(中篇小说)——序
投稿邮箱:lipingtougao@126.com  新闻热线0855-6222629(黎平融媒体中心)  
时间:2013-07-01  来源:黎平县委宣传部  作者:guiyangren  录入:侗乡网  


 

 正月里,我在大街上遇到表弟。表弟是我的姨娘的崽。我们已经五六年不见面了。我硬是拉他到我家做客。我们一边喝酒,一边闲聊,东拉西扯,就说到他任教过的杨梅冲。
他说,夜深人静了,他常常回想那个小小的侗家山寨。他喜欢山湾里那道挂在半坡上的瀑布。他喜欢山坳上那棵斑斑驳驳的百年古枫。他喜欢山边那口清冽冽凉悠悠的老井。当然,寨子里许许多多的人和事,都印在他的心里,像抹都抹不掉。
一九八八年,表弟毕业于黎平师范。那年,师范毕业三百多人。黎平学生占了一大半。这些师范毕业生像一把油菜籽,被县教育局紧紧捏在手心里,然后转身一撒,就撒遍了黎平的乡村。后来,这些菜籽在黎平的旮旮旯旯开出灿烂的花。年年都开,满山遍野,又红又绿。
表弟被分配到茅贡学区。茅贡学区把他分配到九潮乡中心小学。九潮中心小学把他分配到仟侗小学。仟侗小学把他分配到杨梅冲教学点。
据说,杨梅冲是仟洞村最边远的寨子,要翻九座山,要过九条溪,要走十八里羊肠路。其实,那个寨子叫井挨。这是侗话,“井”就是“冲”,“挨”就是“远”,翻译过来,就是“远冲”。然而,那里杨梅树太多,满冲满岭,郁郁青青。成熟的季节,山野红彤彤,像燎原的熊熊的火。杨梅香浸在风中,飘着飘着,就化成一股股淡淡的酒味。因此,人们就干脆改口叫杨梅冲。
表弟心里自然一阵凄凉。不过,表弟坚强地把微笑挂在脸上。校长说,下去一年,等分配新老师来了,就把表弟调回中心学校。其实,这回校长就是拿表弟去替换杨梅冲的老教师的。那个老教师一点都不老,是上一届师兄。去年校长也是这样许诺。看来,校长说话算话。
校长问:“你说,好吗?”
表弟自然连连说好。表弟刚刚走出办公室,又被喊住了。校长说,杨梅冲的组长恰巧在乡里开会,他和组长联系好了,散会后表弟和组长一起走。
下午,组长果然来接表弟。组长把表弟的行李捆成两个包,穿上一根扁担,一肩挑起来,笑嘻嘻看着表弟,说:
“老师,我们走。
表弟远远想不到,这一走,就走进了一个一辈子都无法忘怀的故事。从此,那个山高路远的侗家山寨,就像一部长篇电视剧,把表弟推到了主角的位子。开始表弟很犹豫,想抽开身,但是回望走过的路,发现早已身不由己了。
我很感兴趣,就要表弟讲他和杨梅冲的故事。也许是酒的作用吧,表弟一点都不推辞。表弟很兴奋,故事讲得很生动。故事讲完了,表弟感叹吁吁。表弟流下了泪水。
我也连连感慨,竟然也流下了泪水。我突然产生一种写作的冲动。我说,我想把这个故事写出来。表弟犹豫一阵,就说好。表弟知道我是业余作家,也偶尔发表一些七像八不像的小说。不过表弟怕我胡乱添油加醋,未免有点不放心。他说,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希望我写的时候,要求我避免编造虚假的情节。我说好。
怕他依然心存疑虑,我说写完了,请他把关。要是不真实,就一枪毙了。要是得到他的肯定,我就投稿。大的刊物我不敢指望发表,那么就投给侗族文学刊物《风雨桥》吧。如果有幸印成铅字了,我们就拿稿费去黎平最高级的酒馆搞一餐,也体验一回最高级的人生。表弟笑了,连连说就这么定吧。
表弟走了。我就把门关起来,打开电脑。顿时,我文思如泉涌。(待续)

 


侗乡网各信息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请勿转载或商用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更多 专题栏目
热门新闻
本栏目24小时更新
精彩博文

    主办单位信息

  • ·主办:黎平县融媒体中心
  • ·电话:0855-6222629
  • ·地址:黎平县体育馆内

    投稿通联

  • ·投 稿:投稿方法
  • ·新闻热线:0855-6222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