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hao123导航|2345导航|360导航|淘宝网|

首页 >  侗乡文苑 >  小说正文
芭嗲的马灯(一)
投稿邮箱:lipingtougao@126.com  新闻热线0855-6222629(黎平融媒体中心)  
时间:2013-07-02  来源:黎平县委宣传部  作者:guiyangren  录入:侗乡网  


 

那晚,踩着亮晃晃的月光,表弟跟着组长走进了杨梅冲。石板路弯弯拐拐。月光照着青石板,晃着青幽幽的光。一块石板松动了,组长踩上去,当啷一声。响声传出去很远,很单调,很清脆,也很冷清。表弟觉得好听,就故意加重脚步。果然,也当啷一声,似乎更清脆,也更冷清。
寨子边,耸立着一片阴森森的黑影,把月光都遮住了。石板路从黑影里穿过。组长说,是枫树。又说,是寨树。
表弟也是侗家人,自然知道,侗寨都有寨树。寨子前,寨子后,寨树多得很。都是古树。古枫树,古杉树,古松树,古红豆杉树,古青杠栗树。也有别的古树。几百年,千把年,从来没有人砍。侗家人说,寨树都成了精,有了灵性,保佑着寨子。
走到古枫树下,表弟突然站住了,心咚咚地跳。要不是跟着组长,表弟一定会惊吓得魂飞魄散。原来,阴影里蹲着一个圆不溜秋的黑影。黑影前边,一点火光闪烁着,或明或灭,像漂浮的鬼火。火光隐隐约约映照出一个人的脑壳。表弟以为遇到了树精,就情不自禁扯住组长的衣角。
组长说:“不要怕,是人。”
表弟细看,果然是人。 看样子,是一个很老的男人,头发蓬蓬乱乱,低着脑壳,卷缩成一团,很像电影里的妖魔鬼怪,难怪表弟吓了一跳。 
组长说:“他是芭嗲。”
走到了芭嗲的身边,组长停住脚步,轻轻咳着嗽,说:“莫坐太迟了。芭嗲,回家吧。”
可是,等了很久,芭嗲都不说话。组长拉着表弟的手,想走。可是刚刚走了两脚,芭嗲开口了:
“不想回。”
芭嗲的话又轻又慢,但是在静静的夜色里听起来,句句都很重。句句都透着一股凉嗖嗖的冷气。组长摇着头,叹着气,说他们先走了。走了几步,刚刚感觉摆脱了那份凝重和凄凉,就从身后飘来一句:“金嗲,新老师来了?”
组长站住,回过头:“来了。”
等了一阵,没有等待芭嗲的回话,就又走。可是刚刚走了一步,芭嗲又说:“哪天也喊新老师来我家吃顿饭。他远远地来,是客人。”
“要来的。要来的。要不,今晚你去我家……陪新老师?”
表弟听得出,最后四个字,组长其实不想说,然而在新老师面前,不说又显得很没有肚量。因此后半句,语调突然降低了八度,而且结巴起来。估计组长已经后悔了。看来组长很讨厌芭嗲。说实话,表弟也不希望芭嗲去。一个师范生,年纪轻轻,朝气蓬勃,让一个怪模怪样的老人作陪,会很不搭调。表弟想,芭嗲一定很脏,牙齿黑黑的,从来没有涮洗过;衣裳又破又乱,散发着一股浓浓的酸臭。
再说,表弟很累了,想胡乱扒几口饭,早早休息。于是,表弟扭着鼻子,生出一股厌恶的情绪。
可是,这些微妙的心理,芭嗲却一点都觉察不出。他嘿嘿地笑。笑声又粗又响。从笑声来判断,芭嗲很开心。此刻,在他的笑声里,再找不到那份沉重和那份凄凉。
芭嗲说:“老了,陪不动了。要是年轻,一定去。”
说到酒,芭嗲兴奋了:“要是年轻,莫讲一个新老师,就算五个十个,我也陪得动。不是吹,以前,我一个人,放倒过六七个汉子。比赛,摆着十五碗酒。海碗,满满的。我一碗一口,一滴不漏……”
   组长说:“那是那是。芭嗲,那你坐着……我们走了。”
   组长猛地拉着表弟,似乎芭嗲是一个恶毒的猛兽,再不逃离,就会被咬死。组长的力气太大,表弟又没有心理准备,因此趔趔趄趄,都要摔倒了。表弟隐隐感觉到,这个芭嗲,在寨子里,一定是一个被嫌弃的人。表弟想,组长对芭嗲的虚假的客气,芭嗲一定当成真了。
走了很远,表弟回过头来,那团火光隐隐约约地闪烁。芭嗲,一个人,在静静的夜色里,冷冷清清,孤孤单单。表弟的心突然莫名感伤起来,脚步也沉重起来。组长走了很远,发现表弟落后很多,就站住:
“不要理芭嗲了。他家那门经,想理,也理不完。”
表弟加快脚步,追上组长:“芭嗲好怪。”
组长不搭话。也许说起芭嗲,组长就心里就不舒服,也许天天面对岩嗲,看惯了,麻木了,早已见怪不怪了。
组长说:“走快点。饿得很了。”(待续)

 


侗乡网各信息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请勿转载或商用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更多 专题栏目
热门新闻
本栏目24小时更新
精彩博文

    主办单位信息

  • ·主办:黎平县融媒体中心
  • ·电话:0855-6222629
  • ·地址:黎平县体育馆内

    投稿通联

  • ·投 稿:投稿方法
  • ·新闻热线:0855-6222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