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hao123导航|2345导航|360导航|淘宝网|

首页 >  资源展示 >  魅力侗都 >  理论视点正文
侗族诗歌的生态艺术趣味
投稿邮箱:lipingtougao@126.com  新闻热线0855-6222629(黎平融媒体中心)  
时间:2013-05-29  来源:《重庆广播电视大学报》2012年第1期  作者:胡 牧  录入:侗乡网  


 

摘要:中国少数民族艺术植根于优美的自然生态和“主体和谐”的精神生态之中,彰显着“天人合一”的生态美学意蕴。侗族诗歌向读者呈现出侗乡福地恬淡自适、远离尘嚣、和谐天放的良性生态世界,是少数民族“艺术精神”的集中体现和生动写照。侗族诗歌的生态艺术趣味不仅体现在侗乡原生态的自然环境之中,同时也体现在侗民族的审美化生存之中。
关键词:侗族诗歌;生态艺术;审美化生存;少数民族艺术
任何一种少数民族艺术都能自成一套艺术趣味系统,趣味是艺术的表征.是艺术得以显现的载体之一。在侗族同胞的审美化生存中,歌、舞、诗三位一体是其精神生态的重要表征。“饭养身,歌养心”形象地说明了侗族的民族艺术是一个综合生态艺术趣味系统,而侗族诗歌更是典型地体现了侗族生态艺术的审美趣味。

侗族诗歌为我们展现了一个有山,有水,有酸鱼,有打油茶,有风雨桥,有歌舞的美好世界。在这个处处体现着生态美的世界里,侗族同胞用诗歌等艺术形式表达内心对“和谐自然”的由衷赞叹。
山居生活的表征是一种生态意趣,这种意趣基于宇宙与生命、艺术的浑然统一。侗族诗歌与中国传统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侗族诗人龙云从的《山居自乐》一诗颇有陶渊明诗歌的清淡之风,诗中的“自”字表达了作者在山居生活中恬然自足的心境。其诗日:“栖身原野傍山居,茅屋三间几自如。十亩之间桑世乐,悠游散步自宽舒。”该诗不仅表现了人与景的和谐,而且体现了人自身精神状态的和谐,作者向我们传达了一种基于自由态的生活之趣。《山居自乐》一诗与李光斗等侗族诗人所作的《题桑江八景》等诗有异曲同工之妙,诗人为我们展现了一个美丽、清新、和谐的侗乡,诗人在诗歌中以对故乡风土人情的拳拳深情抒发着对故土的挚爱与眷恋。实际上,《山居自乐》等诗歌都是诗人“率性任心”之作,深得中国古代山水田园诗之妙,表现了对生命的本真趋求.是“潜能的对生性自主实现.从而与客体共成了一种美生境界”[1]。这种行为和心态,出于生命的必然要求与自然趋向,是情之所至、性之所发、意之所趋、趣之所适,是一种天人合一的趣味美感境界。这种趣味美感境界体现着一种重要的“美的规律”。“而‘美的规律’强调的恰是人的内、外在自由度。内外在自由度越大,达到的美的层次就越高,获得的美的享受就越多,美感就越强烈。”
“动天地,感鬼神,莫近于诗。”“凡斯种种,感荡心灵,非陈诗何以展其义?非长歌何以骋其情?”(钟嵘《诗品序》)在“物我相谐”的境界里抒发生命情思,将日常生活入诗,是侗族诗歌呈现生态艺术趣味的另一种方式,它不仅涵盖了侗族审美文化的因子,还呈现出一种诗意和谐友好的生态式生活界面。侗族人真诚、好客,在《绝句四首》中,诗人写道:“吹彻芦笙岁又终,鼓楼围坐话年丰。酸雨糯饭常留客,染指无劳借箸功。”侗族人追求天性、天放、天然、天真的自由,这是一种生态式的自由与和谐,他们的生活无拘无束.与大自然融为一体,互证和谐。侗族人在诗中写道:“婚姻无媒便自由,野田草露逞风流。阳春收罢邀同伴,吹彻芦笙坐鼓楼。”一年乐事羡新正,满寨新歌舞妙龄腰柬布裙肩搭衫,花冠双插野鸡翎。”这几首诗表现了 年男女对真挚爱情的执著追求,表现了他们对侗民族艺术的由衷热爱。 “逢人欢喜唤同年,待客油茶次第煎。一盏擎来双手捧,此中风俗礼为先。”侗族同胞之间真诚相待,人性之美氤氲其间,这无疑是一个永恒完满的和谐世界,是一片值得人“诗意栖居”的土地。侗族诗人黄仁泽在《侗乡小叙》一诗中写道:“莫笑阿奶捆褶裙,绣花织布远闻名。机房择在当阳角,方便小姑来取经。村道纵横石板镶,逢河遇涧架桥梁。称道侗家公益事。敬佩长辈乐解囊。侗寨做客胜归家,接来迎往不是夸。少叙寒暄情未尽,大娘就喊吃油茶。侗笛悠扬无限情,芦笙起舞更欢腾。游村比艺相来往,客到家家备酒樽。”油茶是侗族同胞招待客人的佳品,当“有朋自远方来”。他们就“不亦乐乎”,“少叙寒暄情未尽,大娘就喊吃油茶”。这首诗集中概括了侗族同胞的优秀品质—— 勤劳智慧、热情好客、心胸宽广。诗人吴浩在《侗乡染布的时候》一诗中写道: “清清的溪水染蓝了/白白的手臂染蓝了/每一个姑娘积下十桶八桶蓝靛/要把十年八年的衣裙染好/每一根晒竿挂满了/每一条田坎晒满了/要问侗家染有多少蓝布/你就看看天上的彩霞飞飘/月出槌声响了/月落槌声正高潮/f同乡的八月夜哟/1迫布声声达通宵∥黑蓝的照见人影了/红蓝的也已光彩闪耀⋯⋯可是,还要一染再染。一槌再槌/f同家姑娘呀,真是心比天高。”侗家姑娘染布细致认真,她们精益求精、吃苦耐劳的品质在诗中表现得淋漓尽致。总之,侗族同胞具有勤劳上进、亲近自然、热情好客的品质,这些都是人以自己的精神力量抵抗 “异化”的方式。
“山川之美,古今共谈。”侗乡的奇山异水也蕴含着生态艺术趣味,侗族诗歌中不乏模山范水,歌咏自然风物的佳作。石贞凤的《广南风雨桥》一诗:“绿水青山映画桥,侗乡儿女自多骄。飞檐缀人烟霞里,疑是蜃楼现九霄。”想象瑰丽奇伟,富于浪漫色彩。胡烈《游览银水侗寨》一诗这样写道:“果然风景美,山水绿如蓝。户倚盘龙岭,门当碧玉潭。花香来舞蝶,笙乐引鸣鸾。入此桃源境,足消一日闲。”诗歌为我们呈现了大自然与主体心灵辩证统一的生态美感。风雨桥是桐乡山水的典型代表,胡岩松的《风雨桥》写道:“粗布鞋履过苗江凉沁的水面/凭一种纯粹的石头卜种叫做木的物质,托起一座民族的灵魂/,嵌着青山/依着秀水,依着朴素的乡风/风雨桥/越过近一个世纪的风风雨雨/屹成一帧神圣的风景⋯⋯便有稻香般温馨遍布周身 有千次蹁跹飞翔。”风雨桥作为侗文化的表征与标志.勾起了侗族儿女的温馨记忆:“晴空庸山/绿水/桥亭掩映/姑娘甩下欢声一串/映出笑容一筐/吊脚木楼/j顺着山谷依次排开/错落有致/层次分明/簇拥巍峨鼓楼臌楼爬满了时间印痕 己忆/呈现一种历史深沉⋯⋯鼓楼/耸立寨子中央/踩踏着与吊脚木楼和声的复调旋律 茅过地界/诉说风雨/感验晴空肥玩流光与岁月/吟唱守护生灵欢歌”(吴鹏毅《鼓楼记忆》)。在这首诗中,诗人巧妙地用“一串”、“一筐”等词语形象地表现了侗族同胞健康、自然、和谐的精神生态。在与大自然的相与悟对中,诗人用当下审美化生存的方式体悟着生命的“意义”,在与客体对象相融相通的行走状态中探寻着生活的真谛。中华民族是一个追求和青睐“福气”的民族。在侗乡福地,侗族人民的生活充满了“福气”,处处体现着温柔旖旎的审美氛围。我们凭借个体体验,沉醉在“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的幽美意境中。可以说,在品读侗族诗歌的时候,审美意象、审美意境、审美想象、审美幻想、审美情趣共同生发了诗歌的生态审美趣味。

在民族艺术孕育和发展的漫长历程中,相当一部分少数民族艺术逐渐形成了自己的“品牌”。著名的侗族大歌便是闻名遐迩。“醉了一回又一回的歌/浓浓集聚了千年的沉积 隋与思/密密织就侗乡的春天/走不完青青的石板路做不绝甜甜的清泉水/品不尽悠悠的侗(待续…)


作者简介:胡牧(1981一),男,重庆市人,云南大学博士研究生,主要从事生态美学与民族艺术学研究。

侗乡网各信息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请勿转载或商用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更多 专题栏目
热门新闻
本栏目24小时更新
精彩博文

    主办单位信息

  • ·主办:黎平县融媒体中心
  • ·电话:0855-6222629
  • ·地址:黎平县体育馆内

    投稿通联

  • ·投 稿:投稿方法
  • ·新闻热线:0855-6222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