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hao123导航|2345导航|360导航|淘宝网|

首页 >  资源展示 >  大歌黎平 >  大歌论坛正文
侗族大歌的“精”、“气”、“神”
投稿邮箱:lipingtougao@126.com  新闻热线0855-6222629(黎平融媒体中心)  
时间:2013-04-16  来源:黔东南日报  作者:周恒山  录入:侗乡网  


 
作为原生态的音乐,侗族大歌表现的是一种人的心灵情感的“曝光”,是人的生命在与自然交接、对抗、冲突、融汇中迸发出的激情的呼吸。这就是侗族大歌的“精”、“气”、“神”。
侗族大歌之所以会有撼人的力量,除了它那个性独特的曲调旋律外,还有赖于它那丰富的内容涵义、独特的演唱方法、逼真的艺术形象等诸方面的有机结合,使这个民族的形象在歌声的行进中具体地矗立于世人眼前,展现了这个民族的“精”、“气”,“神”。
一、侗族大歌的“精”
所谓“精”,这里是指侗族大歌的内在涵义,即内容。侗族没有文字,自古以来以歌叙事,以歌传情,上至天文,下至地理,历史迁徙,伦理道德,世态人情,生活礼仪等等,无不包含在歌中。
在内容庞杂,包罗万象的侗族大歌中,最动人情怀的莫过于情歌部分。这部分的表现手法往往是真诚、直率、炽烈、“裸露”的,毫无矫揉造作,歌词语言诚挚而朴实,近乎一咏一叹,歌者的心和情随音乐的流动而炽热地袒露出来,直令闻者心醉魂迷,使人们从歌声中直捷地获得那种原生状态的生命体验。
侗族大歌中除了大量地表现炽烈情怀和求爱如渴的精品外,其中的叙事大歌堪称一绝。叙事大歌叙述祖先历史迁徙、流传久远的民间故事,展现磅礴的历史画卷。有时间、有地点、有人物、有情节、有褒有贬,有抑有扬,洋洋洒洒数百段,配上悠扬徐缓的音乐旋律,委委而吟,款款而出,虽长大而不乏味,虽曲折而不费解,让人听了如身临其境,心融其情,入痴入迷。此外,以宣扬民族传统伦理道德为主要内容的劝世大歌,融道德规范于歌中,寓爱憎褒贬于言外,在民族内部的伦理道德教育和陶冶理性情操方面,亦起了春雨润物的作用。
随着社会的发展,侗族民间歌师对社会的认识和观察加强了深度,不时在创作观念上跳出编情歌、劝世歌或叙事歌的圈子,编创了不少抨击黑暗腐朽势力,憧憬歌颂光明的时政大歌,使侗族大歌这一传统艺术形式在题材内容上赋予了新的生命。这类大歌的歌词重在比兴,语言生活口语化,从比兴中见形象,于朴素中见高雅,在通俗中见深刻。
从题材内容上来说,侗族大歌总是与侗族人民最基本的生存条件、生存方式、生存状态密切相关,这就使得它总是非常贴近侗族人民的生命活动,以表现侗族人民强烈的情感和欲望为主要内容。这恰恰正是侗族大歌的“生物性”特点。因此,时人有诗赞曰:“侗歌本是血泪声,凝聚人间冷暖情,喜怒哀乐都唱尽,世代相传到如今”,不是没有道理的。
二、侗族大歌的“气”
这里的所谓“气”,指侗族大歌的演唱方法及其表现形式。在侗寨,侗族大歌的演唱均由本寨歌队承担。组成歌队的成员皆为民间业余“土”歌手,未经任何正规音乐专业的系统训练,演唱时,对发声器官、共鸣器官的调节运用,气息的控制等,均凭个人的自我感觉随意发挥,以自然、中听为度。歌声皆操自然嗓音。由于“自然”,少了矫揉造作,多了自由发挥的天地。在这里,一切都体现于“自然美”。
所谓自由,随意性,是相对而言,绝不是毫无规范的漫天撒野。演唱侗族大歌时,为了使众多的杂色嗓音取得共同和谐的声响艺术效果,农民艺术家们在长期的艺术实践中找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技巧和方法,祖祖辈辈传承下来。
一是必须具有“音乐的耳朵”。作为一种合唱性质的集体演唱,众歌手的音色协调统一与否至关重要,无论是饱满、宽厚、雄壮、坚实、明亮或纯净、灵巧、细腻等,都得统归在侗民族的传统审美习惯点上,即柔美、含蓄。这种审美习惯与侗民族的气质、性格是相吻合的。为了追求共同的柔美与含蓄,其他一切有悖于这种效果的单个音色都得在合唱时“百川归流”,没有专家从旁指点,全凭歌手在演唱过程中自己去体验、去校正,去克己从众。这种合唱容不得任何个人在音色中“出类拔萃”,否则,即会破坏整体音色的和谐统一。
二是多种特殊技巧的运用。侗族大歌的演唱技巧是根据不同的歌曲来选择运用的。最常见的技巧有链式呼吸、舌尖颤音、鼻腔共鸣及收紧下腭等。
链式呼吸是演唱侗族大歌最基本的气息方式。由于侗族大歌
在曲式结构及旋法上不同于一般其他的合唱歌曲(创作歌曲),因此,它的演唱方式也相应有别。从和声学的角度看,一首侗族大歌的音程多为同度,在歌唱时大量出现的所谓和声往往是“分岔”支声形式,即众歌手齐唱一个长达数十拍的“6”音,作旋律的衬托,另由一人或二人乃至三人轮流单独演唱上声部的支声旋律,以取得悠扬飘逸的和声效果。这时,众歌手就采用链式呼吸(即轮流换气)的方法,使长达数十拍的歌声持续不断,领唱者即可在这持续不断的音响衬托下,尽展个人歌喉,唱出十分委婉动听的“花腔”,使听众一饱耳福。这种演唱形式在女声大歌中表现得最为突出,侗话叫“拉嗓子”。
舌尖颤音作为一种特殊技巧,在女声大歌《嘎仑》(即《蝉歌》) 中专门使用。《嘎仑》是一首描写夏日林中蝉鸣的女声声音歌,领唱者在歌队齐唱持续音“6”的衬托下,用舌尖颤音模仿“朗朗朗朗”的蝉鸣声进行演唱;领唱由数人轮流担任,交替进行,形成你疏我密,你密我疏,此起彼伏的声响效果,展现了林中众蝉齐鸣的热闹景象,别致而逼真。
鼻腔共鸣在侗族大歌演唱过程中运用得较为普遍,无论是男声大歌或女声大歌,常用其作为丰富演唱的特殊手段。鼻腔共鸣所产生的浓重鼻音,使歌队的整体音色显得厚重且有朦胧感,效果独特。鼻腔共鸣的运用,妙就妙在并不贯穿一首歌的始终,而是在演唱过程中偶尔用之,用得恰到好处,使歌队整体音色的流动时而明亮,时而朦胧,犹如一条欢快的小溪,时而流淌在阳光明媚的开阔地,时而隐蔽在浓荫厚重的丛林中,情趣盎然,极富诗意。
收紧下腭的方法是与鼻腔共鸣结合使用的。如演唱一首描写蜜蜂采花过程的侗族女声大歌《嘎花》时,歌队采用收紧下腭结合鼻腔共鸣发音的特殊方法,生动形象地描绘了蜜蜂如何飞落花丛,钻进花蕊,吸足花粉后,“嗡”的一声腾空而去的全过程。由于演唱方法的独特,音色的别致,使这一自然景观表现得十分生动逼真。
纵观上述侗族大歌在演唱方法和表现形式的方方面面,无不集中在一点上,那就是侗族大歌所表现出来的“乡土性”特点。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也养育了一方人的民歌。民歌总是从歌唱者赖以吸收营养的那块土地上生成起来,唱起民歌就会更贴近脚下的土地,就会更贴近自然。侗族大歌作为侗族民歌的总代表,它吸收了侗乡山水的灵气,它的旋律和节奏直接和侗族人民情感的起伏、意绪的流动、呼吸的疾徐、心跳的强弱相关联,与侗民族的性格、气质相吻合。同时,侗民族语言在侗族大歌中与悠远、哀婉、抑郁的旋律水乳交融,形成一种独具秀色的音韵,其灵巧、姣好、细腻的曲调,是侗族大歌“生物”属性的升华。只有当这种“生物性”和“乡土性”完美地结合在一起,以其独特的美学形式表现出来时,侗族大歌才得以冲破民族语言障碍和民族心理差异,而使别的民族,别的国家所欣赏和接受。
三、侗族大歌的“神”
所谓“神”,这里指侗族大歌所表现出来的艺术形象。
作为一种集体歌唱艺术,侗族大歌是在词曲完美结合的前提下,通过演唱去激发人们再想象的。
在通过有规律的声音进行来塑造艺术形象方面,侗族大歌自有它的独到之处。如前所述的女声大歌《嘎仑》和《嘎花》,前者运用演唱时的舌尖颤音,塑造了林中千蝉齐鸣的动人景象,把人们带到一个“空山不见人,但闻蝉鸣声”的幽静处所,得到美的享受,后者则是运用独特的演唱技巧,在听众眼前展现了一幅《蜂恋花》的水墨画,充满了无限情趣。一首童声大歌《小山羊》,歌队通过模仿小山羊“咩——,咩——”的叫声,借助跳跃的节奏和欢快的旋律,生动形象地刻画了小山羊淌过小溪奔向青草地的快活神态,小山羊的调皮与可爱、天真与灵巧在歌声中展现得淋漓尽致。数百段的叙事大歌《珠郎娘美》将故事唱得委委婉婉、曲曲折折,珠郎、娘美、银宜等人物呼之而出,活灵活现,性格各异,感人肺腑。
以吟诵风格著称、磅礴气势见长的男声大歌,当歌队齐声吟诵了数十小节后,突然歌声一转,嗓音拉长,悠悠远远,奔放无羁,犹如一条快快活活的溪流,在平平静静地流淌了数公里之后,忽然峰迴路转,顺势跌下万丈深潭,然后浩浩荡荡一泻千里,起伏跌宕奔腾而去。在这里,音乐与歌唱不仅仅单纯地表现它的娱乐功能,更重要的是通过自身的艺术手段给这个民族气质与形象下了一个生动感人的注脚。
侗族大歌作为侗族优秀文化的结晶,是侗族文艺园地里的无价瑰宝,成为这个民族赖以生存的精神支柱,同时,也唱出了这个民族的“精”、“气”、“神”!  
 
  (作者系凯里学院教师)

侗乡网各信息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请勿转载或商用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更多 专题栏目
热门新闻
本栏目24小时更新
精彩博文

    主办单位信息

  • ·主办:黎平县融媒体中心
  • ·电话:0855-6222629
  • ·地址:黎平县体育馆内

    投稿通联

  • ·投 稿:投稿方法
  • ·新闻热线:0855-6222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