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hao123导航|2345导航|360导航|淘宝网|

首页 >  资源展示 >  大歌黎平 >  大歌之旅正文
(多图)行走侗乡之:腊洞
投稿邮箱:lipingtougao@126.com  新闻热线0855-6222629(黎平融媒体中心)  
时间:2013-03-20  来源:县文联  作者:杨曦  录入:侗乡网  


 

 



我老家宰麻距离腊洞不算远,我从小是听吴文彩的故事长大的,但直到2003年8月6日,我才第一次来到腊洞村。
我到腊洞那天,正赶上腊洞过吃新节,当天寨上杀了三头牛,二三十头猪,整个寨子喜气洋洋,充满着节目的欢乐和喜庆。那天我们在村长家吃饭,早饭过后,侗戏就开始上演了。在侗戏开演前,我先去吴文彩墓地拜祭一代歌师与戏师。
在腊洞寨头,两山合围处,一条小路蜿蜒穿行,在小路的上坎,就是吴文彩的墓。在墓地周围,是几株高大的树木,傲然挺立着,有风吹来,叶片飒飒作响,像在唱着动人的歌。小路两旁,林木葱茏,小路上不时有村人往来,站在吴文彩的墓前,就能看到村庄,看到来往的人群,并听到村里传来的欢笑声和歌声,好似他从未离开过腊洞,而腊洞也从没离开过他,
在吴文彩的墓地对面,隔着小路,另一边便是腊洞的寨头花桥了。
在寨头花桥一头的内壁,有一幅罕见的彩色图画。图画分上、下两部分,上下各两幅。上面两幅分别是“先辈侗装图”和“侗族歌舞图”,画面人像秀逸俊朗,神态平和优雅。
下面两幅,一幅是吴文彩坐在桌前写剧本的画像图,案头摆放着他正在写的侗戏《梅良玉》,画上的文彩师傅,年轻俊秀,面容饱满,目光中透着沉稳,也透着睿智。文彩画像图边上,正是侗戏《梅良玉》中“梅良玉配马,陈杏元上鞍”的片断,画面上,一匹骏马立在中央,梅良玉立在马前,扶陈杏元登鞍上马,坐到马背上,身后是送别的人群,前面是迎接杏元的番邦人员,画面空白处所写的,正是这个离别场面那两句著名的唱词:
  “马斗荣头受久架,受久架鞍吊闷郎转正。”
上文我们已经说过,这是侗文唱词,写出来时,它用的是汉字记侗音,翻译过来,意思就是:“马套笼头扶君上马背,扶君上了马背我郎忍受悲伤回家转。”
在这里,我们看到了在侗戏创作中使用汉字记侗音的有趣现象。
历史上,侗族只有语言而没有文字,为了记事,往往用近身之物,如石头、竹钉、草标等来作标记,直到今天,侗乡仍有以石头划界,以草标号物等习俗,遇到外敌来犯时,就以辣椒、火炭、鸡毛等当信物,传给相邻村寨,以示求援。
由于没有文字,长期以来,侗族文学都是民间口头文学,它靠歌师和民间艺人用心记忆,然后口耳相传,一代代传承下来。靠口头流传,容易造成差错和遗漏,而且由于没有自己的民族文字记载,许多优秀的作品失传了。
直到唐代,侗族开始有人接受汉文化教育。因当时有一些文人、学者先后到侗族地区做官讲学,于是开了侗族接受汉文化教育的风气之先。到明清两代,官方在侗乡办学日渐增多,尤其到清代康熙、乾隆时期,侗乡办学已较为普遍,所以清代以后侗乡文人有所增多。侗乡有人学会了汉文之后,为了记录和保存优秀的侗族民歌、故事和戏曲,他们就开始用汉字来记录侗族古歌和款词,当时的侗戏和侗歌唱本,就是用汉字记侗音的。吴文彩生于清末,上过私塾,有幸接受了汉文化教育,是当时侗族歌师戏师里较有文化的人,所以他能运用“汉字记侗音”这一特殊方法编写侗戏,保存至今的他的侗戏脚本,都是他本人写的,全部用汉字记侗音。
“汉字记侗音”是一个特殊的文化现象,它对推进侗族文化的发展,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但因受记录人员汉文化水平的限制,它既不能准确表达侗语,出入很大,又因各地方言差异,各人使用的符号也不统一,因此只能是“和尚写字和尚认”,流传的范围并不广,加上年月一久,时过境迁,有时连“和尚”自己也认不出来了,甚至还会闹出笑话来,比如侗戏里有一句汉语歌词“千里有缘来相会”,有人误以为它是用汉字记的侗音,把它唱成“虾米油盐来相配”。这种情况,直到新中国成立后,1958年党和政府为侗族人民创制了以拉丁字母拼音的侗文,从此侗族才有了自己的文字。侗文的出现,让一个民族的文化和文学开始有了以自己语言的方式保存下来,意义非同寻常。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侗乡网各信息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请勿转载或商用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更多 专题栏目
热门新闻
本栏目24小时更新
精彩博文

    主办单位信息

  • ·主办:黎平县融媒体中心
  • ·电话:0855-6222629
  • ·地址:黎平县体育馆内

    投稿通联

  • ·投 稿:投稿方法
  • ·新闻热线:0855-6222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