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hao123导航|2345导航|360导航|淘宝网|

首页 >  资源展示 >  大歌黎平 >  大歌之旅正文
我的大歌
投稿邮箱:lipingtougao@126.com  新闻热线0855-6222629(黎平融媒体中心)  
时间:2013-03-29  来源:黎平县委宣传部  作者:潘年英  录入:侗乡网  


 

事情常常是这样,当我们面对自己过于熟识和亲密的东西时,往往百感交集而又难以言说。每每听到侗族大歌,我都有这么一种感觉。我激动,我感慨万千,我心潮澎湃热泪盈眶,我想说点什么,很想说点什么,但我终于还是什么也没说,什么也说不出来。多少年了,我一直被这种情感纠缠着、折磨着。19856月在北京举办"侗族建筑艺术展览",我作为报社的一名记者被邀捎去了。当我的那些同胞姊妹们以我们民族传统的迎宾方式,对世界各国的来宾唱起大歌的时候,我忘了采访,忘了拍照,我悄悄躲在一边,掩面而泣。说不清那时究竟是一种什么心理,我直感到大歌音乐的旋律仿佛就是古老祖先的一股血液流经我的身体,使我的灵魂为之柔软,为之颤栗。后来从广播里,从电视上,都不时听到有大歌的演唱,每次我都失声痛哭难以自制。在省城贵阳工作的侗族同胞们,每年1216日都有一次自发的聚会,大家在一起欢庆我们民族的传统节日——侗年。照例,大家都要手拉手一起跳舞唱大歌,当我的手和大家的手握在一起时,当大歌深沉浑厚的旋律飞扬起来的时候,我总是禁不住泪水涟涟,眼前一片迷濛混沌如雾……

是的,大歌,就这样不止一次地激起我无限的亲情,但末了我却始终是无言以对。怎么说好呢?现在我们来谈论大歌,当然是很轻松也很愉快的一件事情了。但大歌之于我们侗家人,却原本是很神圣的音乐。侗家人称大歌为“嘎老”或“嘎玛”,直译过来便是“大歌”。大歌之所以称之为“大歌”,主要是因为大歌具有这样一些特征:一是多声部,即有两个以上的声部,多部和声,显示出磅礴而宏大的气势;二是歌词较长,容量较大;段落较多,一句歌词常常有几十个甚至数百个音节;三是大歇的演唱形式很神圣,很庄严,按传统的规定,大歌平时是不能随意演唱的,那多是在重大节日或各种迎宾送客的礼仪上才能演唱,而且演唱的地点也只限于鼓楼和卡屋〈均为侗族的一种传统建筑,专用于各种迎宾仪式、祭祀和庄严的集会,具有宗教的性质和功能),这就足以表明了大歌本身的严肃性和神圣性。那么大歌流传到今天,当然就没有必要再弄得那么神秘了,大歌音乐也早已走出神坛,走向民间,走出侗乡,走向外面的世界。

然而大歌无论走到哪里,终究是我们祖先的声音,我们民族的声音。大歌音乐结构中那种以“和谐”为最高美学境界的追求,就从来没有中断过。大歌作为一种集体创作集体演唱的民间音乐,它的魅力主要在于多部和声。而从大歌的和声音程来看,又主要有大二度、大小三度、纯四度和纯五度,大六度和小七度间或也有。在其所使用的谐和音程中,丰满悦耳的大小三度又最为常见,这就给大歌增添了不少的和谐感。和谐的音乐给予人的美感是无穷的。诚如开普勒所说的,和谐是一条包罗万象的宇宙规律,它赋予宇宙的完整性和规律性。所以侗族大歌作为一种自然生成的民族民间音乐,就有其普遍而宽泛的人类学的意义。“和谐”从来都是我们先民执著退求的东西。集我们先哲智慧之大全的《尚书》不就是如此说过的么?“诗言志,歌永言,声依永,律和声,八音克谐,无相夺伦,神人以和。”那时的先贤们是把乐视为人的最高学问的,而通过乐的“调和”,阴阳才不相背,五声才不杂乱,社会才能安定,人民才能团结,伦常道德才符合天道,人间才充满阳光和爱。侗家人自然还没有如此系统的音乐理论和思想,但却凭着对自然的直觉感应,创造出了与中国古代先哲们追求相一致的“和乐”。是不是呢?侗家人所居之环境,天然地就是一首“和谐”的大歌。侗族多依山傍水而居,寨前村后,或是山清水秀,沟深谷幽,或是峰岭绵延,林涛千里。这里的山水,田园、村居、农舍。乃至一草一木,一鸟一石,都无不是天然的诗,天然的画,也无不是最和谐的音符。所有这些,都启迪了侗家人对于大歌音乐的创造。那么是了,大歌音乐,实在是发乎自然,成也自然,其声,其律,也就犹如天籁,是至美之乐了。

大歌起于何时?这已无从考证。在汉人的典籍里,最早的记载大约要算宋代诗人陶渊明的《老学庵笔记》了。书载侗家人“手相握而歌,数人吹笙前导之”,就和今天我们侗族逢年过节时“踩歌堂"”一模一样。我常想,这么一种音乐,它千年万年地传唱下来,不在但没有失传,反而到今天得到了继续的发扬光大,这其间的奥妙究竟何在呢?198610月,侗族大歌队在法国首都巴黎的夏乐剧院演出,受到法国观众的热烈欢迎。终场时,观众长时间鼓掌不停。我就想,法国人向来是自诩为艺术之乡而十分傲慢的,却为何独钟侗族大歌呢?那年巴黎国际秋季艺术节的顾问路易斯•当德尔先生在听了俩族大歌的演唱后惊奇兴奋地说:“没想到侗族人民的音乐是这样的丰富,这样的美。”哦,一种纯朴的美,自然的美,和谐的美,正是这种美唤起了人们心灵的共鸣。这正是侗族大歌千年传唱不绝而又感人至深的艺术魅力。

年前,单位上举办春节联欢晚会,大家临时推我表演一个节目,面对台下一张张陌生的面孔,我扯起 嗓子吼出了一曲地道的侗族大歌,我虽然一个人无法唱出其和声来,但那沉雄、恢宏、磅礴而悲怆的调子一下唤起了人们的热情,大家站起来长时间地为我鼓掌和欢呼,歌没唱完,我早已泪流满面。我再次感受到了侗族大歌那永远不朽的艺术感染力,也深深体会到了大歌音乐作为我们民族的精神生命,而给现代社会的人们所带来的那种强烈的震撼和冲击的力量。当时我就想,是的,人们对于大歌音乐的喜爱,就不仅是出于好奇,无论是在法国还是在中国,人们之所以喜欢它,赞美它,那确是因为大歌本身具有一种艺术的感召力和穿透力。从这个意义上讲,大歌音乐就不只是属于我们侗民族的,它属于全人类,是全人类共同的音乐财富。

我录制有两盒满满的侗族大歌音乐磁带,这些年来,当我感到失意感到孤独的时候,我就放出来听听,那和谐的旋律总是如遥远的召唤,使我疲惫不己的心灵得到-次又一次的调整而重新振作。我知道,无论我走到哪里,大歌都将是我全部生命的巨大背景。我无法背叛你,哦,大歌,我的大歌啊……


侗乡网各信息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请勿转载或商用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更多 专题栏目
热门新闻
本栏目24小时更新
精彩博文

    主办单位信息

  • ·主办:黎平县融媒体中心
  • ·电话:0855-6222629
  • ·地址:黎平县体育馆内

    投稿通联

  • ·投 稿:投稿方法
  • ·新闻热线:0855-6222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