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hao123导航|2345导航|360导航|淘宝网|

首页 >  资源展示 >  大歌黎平 >  大歌之旅正文
行走侗乡(上):三 栽南
投稿邮箱:lipingtougao@126.com  新闻热线0855-6222629(黎平融媒体中心)  
时间:2013-05-04  来源:侗乡网·  作者:guiyangren_111  录入:侗乡网  


 

听说,翻过一个小山坳,就到栽南了。我盼着快点到栽南。我很饿了。我想,到了栽南,就找一户人家,把肚子填饱。

然而,栽南寨子距离公路很远。隔着田坝,坐落在一个山脑上,掩藏在枫香树和红豆杉的枝桠下。寨路边,田边地角,排列着灰蒙蒙的李子树。寨子很静,偶尔晃动一个或者两个人影,一闪,就消失在屋檐下了。突然我打消进寨子的念头了。我想,总不能去敲一家又一家的门吧,再说又早就过了吃饭的时间,哪家愿意为我再煮一次饭呢?算了,又不是马上就饿死,一个青春洋溢的小伙子何必去做那种厚皮厚脸的事?

于是,我加快了脚步。走到田坝头,公路就拐弯了。公路像一条龙,弯来拐去,爬上一个大山坳。那是丰登坳。据说,是黎榕公路最大的山坳,大大小小有一百二十一道弯。
一个妇女挑着一对粪箕,粪箕里装着萝卜菜。担子吱呀吱呀地响。长长的侗布衣裳在担子下边像旗帜一样飘扬。她走到我的面前,停下来,把担子从左边肩膀移到右边肩膀,喘了一口长长的气,才说:
“哥哥,你走小路。小路近。”

侗家的风俗,年纪长的人喊年纪轻的人,都喊哥哥或者姐姐。哪怕七八十岁了,也那么喊。这是傍着晚辈喊。她的手指点着。我看到了,果然从栽南田坝头叉出一条小路,顺着斜坡,弯上丰登坳。如果顺着公路走,又弯又拐,可能要多出来两里路。我决定走小路。于是我跟着她往回走。

“哥哥,你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大妈,我从黎平来,要到榕江去。”
“哦——”
那句“哦”,拖得很长,像一声叹息。也许是叹息我的来路太远,也许是叹息我的去路太长,也许是叹息我一个人走在路上太孤单。从她的叹息里,我感受到一份亲切和一份关怀。我的心里产生了一种他乡遇故人的愉悦。

走到岔路口,我停住了。我喊住了她。我想把我的心事告诉她。然而话到嘴边,却又不敢开口。我迟疑着,心咚咚地跳,脸大概也憋得像一块燃烧的云了。于是,我低着头,跑上了小路。我想快快逃走。
“哥哥,有事么?”

我说没事。但是我很慌乱,连声音都颤抖了。这无疑是告诉她我是哄她。其实,那时我完全可以继续跑,如果再跑几步,我就跑出了窘况。然而我偏偏停住,偏偏太稳不住阵脚,被她逼问几句,就老老实实把实话说了。我的话自然说得吞吞吐吐。我似乎要哭了。
“可怜哟。”大妈说。

然后,我跟着大妈来到了她的家。大妈的木屋坐落在寨子头。大妈的木屋像一张巨大的油画悬挂在高高的悬崖上。屋下边,种着一蓬芭蕉树和一排李子树。树尖伸到廊檐边,成熟的季节,靠在走廊栏杆上,伸手就可以摘到甜甜的李子了。李子树下,是一片稻田,稻田那边就是栽南河。河那边,就是公路。田坝上,油菜花开。淡淡的花香渗透在微微的风里。

我坐在堂屋里。灶房里响起了啪啪的砍柴声。我知道,大妈要烧火煮饭。我急忙走进灶房。我说不要太麻烦了,有一口剩饭吃就行了。再说,我要赶路,没有时间等待了。大妈说快得很,烧一把火,就得吃了。我坚持我的意见,就抢走了她的柴刀。她没有法子了,就说让客人吃剩饭剩菜,要遭别人笑话的。她的话里,流露着很多歉意。

她揭开锅盖,把剩饭舀在一只海碗里。不多不少,恰恰装满那个碗。我想,少是少了一点,估计只能把肚子填得大半饱。于是有点后悔,不该阻止她烧火煮饭。然而说出的话不能追回了。

她让我把饭端到堂屋里。我刚刚把饭放在桌子上,大妈也走进了堂屋。她捧着两个碗:一碗米炖青菜,一碗炒酸菜。不过,都是剩菜,浅浅的一层压在碗底。她说没有好菜,对不起了。又说,怪饭不怪菜,有菜没菜,一定要把饭吃饱。

然而,对于一个陌生的匆匆的过客,这是最热情的款待了。我很感动。我的十六年的人生经历中,这是我遇到的最温馨的午餐。这些碗里,装着的都是比山珍海味更深情的菜肴。这些碗里,装着的是泥土一样朴实和自然的乡情。这份乡情也像缓缓吹着的风里的花香,清清的,淡淡的,然而很真实。

大妈要我慢慢吃。说完,她就转身走出了堂屋。

我把饭菜吃完了。虽然半饱不饱,但是好受多了。我站起来,把空碗拣在一起,想端进灶房。这时,大妈回来了。她端着一碗满满的饭,饭上盖着两片酸鱼。原来,大妈怕我吃不饱,就到隔壁人家舀了一碗饭。隔壁人家剩下两片酸鱼,也被她一起拿来了。她说,隔壁人家交代了,要是再不够,又去舀。
“哥哥,莫忙嘛。要把饭吃饱。”

我推辞不过,又在桌子边坐下。我端起了那碗饭。大妈坐在一边,托着脸,笑咪咪地看着我。那份笑,很像我的妈妈的笑。我突然感悟,这简简单单的饭菜里飘溢着妈妈的味道。妈妈的味道像熟透的八月瓜,软软的,滑滑的,吃进嘴里,就化成一股凉凉爽爽的清泉,流到了心里。

告别大妈,我又上路了。走到了李子树下,大妈追出门。她说,翻下那边山坳的时候,也要走小路,要是走马路,就包得太远,要多走五六里路。
小路弯弯拐拐,扎满了鹅卵石。叫”花街路”。据说,黎平到榕江的老路,也就是过去的“官道”,都是花街路。这条花街路,怕是有五六百年的历史了。后来,修了公路,就再没有人走老路了。

我站在半坡,回望栽南。河道是花,田坝是花,山坡是花,屋前屋后也是花。大妈的木屋像一条船漂浮在花海上。我想,大妈一定还站在花海里。我寻找着大妈,但是太远,找不到了。也许大妈也变成了一朵花,融进这鲜鲜艳艳的花海里了。


侗乡网各信息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请勿转载或商用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更多 专题栏目
热门新闻
本栏目24小时更新
精彩博文

    主办单位信息

  • ·主办:黎平县融媒体中心
  • ·电话:0855-6222629
  • ·地址:黎平县体育馆内

    投稿通联

  • ·投 稿:投稿方法
  • ·新闻热线:0855-6222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