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hao123导航|2345导航|360导航|淘宝网|

首页 >  资源展示 >  大歌黎平 >  大歌之旅正文
行走侗乡(上):四 马车后生
投稿邮箱:lipingtougao@126.com  新闻热线0855-6222629(黎平融媒体中心)  
时间:2013-05-04  来源:侗乡网  作者:guiyangren_111  录入:侗乡网  


 

站在丰登坳上,天高地阔,山峰像滚滚的波浪奔向天边。云朵挂在山峰上,就该是翻涌的浪花了。一座山比一座山高远,一座山比一座山险峻。百年的松柏,千年的云杉,万年的香枫,一层一层,从山脚延伸到山头,枝桠顽强地划破苍茫的天幕。古树的缝隙里,盛开着一蓬一蓬的白花和红花。

路边停靠着一架马车。车辕架在马背上,车厢里堆着稻草和被窝。马低着头,啃着一堆鲜嫩的青草。山边,一棵苦李子树下,坐着一个侗家后生。我想,他一定是赶车的人了。那么,苦李子树下一定有水井了。我口干得很了。这回,可以痛痛快快喝个饱了。

果然有井。是一口青石板镶边和青石板嵌底的古井。井水咕咕流淌,清清冽冽。井外是一个狭长的水塘。水草和浮漂把水塘遮盖得严严实实。塘埂上铺着一块又宽又长的青石板。我想,蹲在大石板上洗手洗脸,然后转过身,再埋头喝着清凉的井水,那种享受一定很美妙。井边,摆着两根圆木板凳。还有几块青石板板凳。青石板磨摩挲得亮亮堂堂,都能照出人影了。

后生低着脑壳,右手撑着下巴,默默看着井水流淌。我离他很近了,他却一点感觉都没有。我故意轻轻咳嗽,他依然没有反应。我有点害怕。于是,我低低地喊:
“大哥,歇气呀?”

这回,他抬起了头,咧咧嘴,算是回应。他的脸色很苦,一丝笑意隐藏在嘴角。也许他想笑,却笑不出来。他的眼睛很黑,像深邃的井。深深的井里似乎填满了忧郁。很快,他又低下头,在裤子荷包里摸索,摸出一张纸片,摊在膝盖上,又摸出一包叶烟丝。他卷了一根烟筒,含在嘴里,擦燃火柴,于是喷出一股烟子。烟子像一张网把他包裹起来了。

我轻轻地笑:“这水清悠悠的,一定甜得很吧?”
然而,他却没有搭话。我喝完水,觉得应该坐一坐,或者说几句话。这样才礼貌。于是我在心里寻找恰当的话题。这时,他却开口了:
“去榕江?”
“嗯……去王岭。”

毕竟都是年轻人,几句话,我们的心就拉近了。于是,我坐上了他的马车。马车颠颠簸簸,摇摇晃晃,我紧紧抓住车板,生怕稍稍放松,人就颠到了车厢外。我的紧张的样子,惹得他笑起来。

一笑,他就很可爱。一笑,他的话就多起来。这是一个古怪的旅伴。

我想,也许他有太多烦恼,那些烦恼堵憋得他快不能出气了。于是,我有一句没一句,想在不经意间探究他的心思。果然,顺着我的话题,他敞开了心门。
他家住在丰登坳里边的一个叫栽荡的寨子。他去榕江接他的侄崽和他的嫂嫂。他的侄崽在榕江医院住院,明天就出院了。

侄儿是大哥大嫂的儿子,是一个遗腹子,快两岁了。大嫂嫁到他家第二年,大哥就死了。侄儿胖乎乎的,很可爱,也很活泼。家里人都喜欢他。马车后生像爸爸一样,逗他,亲他,抱他,背他。

也怪,侄儿很粘他。见到他就张着双臂要他抱。侄儿在他的怀抱里咯咯地笑。很多回他故意逗他,说不肯抱他了,他就憋着嘴,想哭。很多回,侄儿跌倒了,哇哇地哭,别人抱他哄他,却不管用,马车后生把手伸给他,他就不哭了。

人们说,他和侄儿很亲。他也觉得和小侄儿很有缘。

于是,母亲有了一个想法。母亲希望他娶他的嫂嫂。母亲说,这样小侄儿就有依靠了。母亲怕他的嫂嫂改嫁到别人家,那么就得丢下小侄儿,那太可怜了。生下来就没有父亲就算了,再失去母亲,那太残酷了。母亲说到这里,突然泪水涟涟,泣不成声。

母亲说她实在没有法子可想了。母亲请求他体谅她的苦楚。母亲说当然也可以请求他的嫂嫂不要改嫁,或者把崽盘大了,再改嫁。不过,那太自私了。再说,母亲也没有那个权力。

这个题目出得太难了。马车愁坏了。

开始,他把希望寄托在嫂嫂身上。他盼着她又哭又闹,坚决拒接,那么他就可以顺水推舟了。可是,母亲说,只要他想通了,她再找他的嫂嫂商量。母亲估计他的嫂嫂问题不会很大。马车后生绝望了。

其实,马车后生早就有了意中人。他和那个姑娘情投意合。他们是初中同学。他们悄悄恋爱三四年了。他把她看成了今生今世的幸福。如果听从了母亲的安排,那么他将失去一位好妻子,或者说他将失去一生的幸福。

“我不能没有她。”他叹了一口气,脸色也越来越凝重,“你讲,我该怎么办?”
他的眼里满怀着期待。他久久地望着我,似乎在我的身上,他能找到最好的办法。
“那个姑娘晓得么?”
“不晓得。我不敢讲。”

这回,轮到我沉默了。我低着头,细细想着这个故事。我想,如果这件事情落在我的头上,那么我将义无反顾选择我爱着的姑娘。一个是爱情,一个是同情,爱情和同情是两件相差太远的事。这个道理很简单,估计马车后生一定想得很透了。可是,此刻,他怎么就那么迷糊呢?
也许,他是暂时处于迷茫之中,暂时没有勇气挑明心思吧。那么,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他就一定能作出明智的选择。但愿如此。一定如此。

于是,我看着他笑。我故意笑了很久。我想,他一定明白我的笑。
马车走过一个又一个弯,又迎来一个又一个弯,终于走到山脚下了。于是我们的视线被一道又一道山壁阻隔了。不过,只管往前走,总会走出一条笔直的大道来的。那时,天高地阔,就可以快马扬鞭了。


侗乡网各信息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请勿转载或商用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更多 专题栏目
热门新闻
本栏目24小时更新
精彩博文

    主办单位信息

  • ·主办:黎平县融媒体中心
  • ·电话:0855-6222629
  • ·地址:黎平县体育馆内

    投稿通联

  • ·投 稿:投稿方法
  • ·新闻热线:0855-6222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