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hao123导航|2345导航|360导航|淘宝网|

首页 >  资源展示 >  大歌黎平 >  大歌之旅正文
行走侗乡(上):五 表姐表弟
投稿邮箱:lipingtougao@126.com  新闻热线0855-6222629(黎平融媒体中心)  
时间:2013-05-04  来源:侗乡网  作者:guiyangren_111  录入:侗乡网  


 

王岭坐落在榕江大坝子东部边沿,地势高凸。榕树三棵五棵,庇护着高高低低的木屋。站在三嫂家的屋门口,大坝子都装在眼里。北边是忠诚,南边是小铺,西边烟雾迷蒙的地方,就是榕江县城。

寨子后边,是莽莽苍苍的枫树林。白哨从远方飞来,落进枫林里,把光秃秃的枝桠碰撞得摇摇晃晃。枫叶铺在地下,又厚又软,干枯的枫叶在初春的风里窸窸窣窣地翻滚。
吃完晚饭,天就黑了。三嫂安排我和她的四弟挤着睡一张床。我们的睡房在阁楼上。

她的四弟叫四国,排行老四,就都叫他老四。他大我三天,我叫他表哥。他不好意思,连连摆手,说一样的年纪,叫表哥不好听,要我也叫他四国,或者也叫他老四。他的弟弟,小他两岁,叫五国。也都叫他老五。五国不叫四国做哥哥,也堂而皇之叫老四。习惯了,他们应答得很自然。
四国站在大门边,对着我悄悄地招手。我走到门边,笑着问他。他却不回答,把我拉到寨路边,看看四周没有人,才轻轻说:
“我们去看电影。《刘三姐》。”

我有点迟疑。刚刚到王岭,就疯跑,怕影响不好。四国怕我拒接,又说电影好看得很。特别是那些歌,听一百遍都不腻。他都看两遍了。再看十遍二十遍,也不腻。我也喜欢这部电影,也喜欢那些歌。我心动了。
电影院在忠诚,距离王岭三里远。隔着一片田坝和一条大河。忠诚是区所在地,单位很多,自然很热闹。团转的寨子都有人来看电影。山上的寨子也有人来。散场后,到处都闪着电筒光。还有火把。

老五恰巧听到了我们的话。他说他也要去。四国不答应。不答应老五也要去。四国说:“我只有两角钱了。不够买三张票了。明天再带你去。”
“你哄我。”
“我哄你,我就是猪。”
“昨天你明明都还有五角钱。”
“莫啰嗦。走开。”

五国不走开,也不再说话,可怜巴巴的,似乎要哭了。四国心软了,就拉他的手。五国哼一声,把手一摔,就把四国的手摔脱了。四国就笑:
“快成大人了,还哭。不害羞?”
这回,五国真的流泪了。他抹着泪,说:“我要去。”
四国无法,就作了让步:“去也可以。你去跟妈要一角钱。没有钱,我也无法带你去。”
五国不肯。其实是不敢。四国生气了:“没有胆量,就不要跟着我们。”

四国真的变脸了,五国也真的怕了。他不再看着我们,也不再说话,低着头,摆弄着手指。看样子,他是绝望透了。我猜,他一定把嘴撅得比鼻子高了。我过意不去,就拉他的手:
“一起去。我有钱。”
“莫管他。小小年纪,不展劲读书。只晓得玩。”

四国说完,就拉着我走了。走了两步,又停下来,回转头,说:“莫再跟着我们。再跟,我揍死你。”
五国果然不敢追来。然而,我心里很难受,觉得对不起五国。我想喊他,犹豫一阵,又不喊。走了很远,我感觉五国依然呆呆站在原地看着我们。转弯的时候,我回头来,果然还看见五国。他一点都不动,像一截矮矮的黑黑的木桩。

走出寨子,就走下斜坡。走到田坝上,就看见忠诚了。果然是一个大地方,亮着很多灯。高音喇叭唱着歌。是《咱们的书记下队来》。还唱《交城的山交城的水》。还唱《绣金匾》。歌声在朦朦胧胧的空旷的坝子上飘荡,又辽远,又空灵。都是很红的歌。这些歌,估计人人都会哼。
走到田坝中间,我们似乎听到身后跟着响声,啪嗒啪嗒,很像轻轻的脚步声。回头看,却又看不到人。我们停,声音也就停。我们走,声音也走。再停,声音也再停。
四国站住了:“哪个?出来!”
没有回音。四国往回走几步:“哪个?出来!”  
依然没有人应。四国弯下腰,捡起一个石子:“哪个?再不出来,我打岩石了。打着了莫怪我。”

这句话很灵,那个人出来了。是五国。四国气得很,骂他,踢他。然后命令他回家。可是五国不动。推他,他后退几步,又不动了。再推,他又后退几步,又站住了。
“去不去?”
四国举起了拳头。五国一点都不抵挡,大有任杀任砍的英雄气概。他说:“我不敢回去。”
我再不能按兵不动了,就劝说四国。四国没有法子,只好答应了。

过了桥,就到了忠诚。走一截街,就到电影院了。门口,一棵高高大大的榕树,树枝像腾空的龙伸展着,罩出一块宽宽的空地。树下摆着很多摊点,卖葵花,买花生。也买烟和糖。
四国把我们领到榕树下,要我们等着。他说他去买票。
不久,四国回来了。两张票,58号和59号,挨在一起。他撕开来,一张递给我,一张递给五国。他说快放映了,催我们快点进场。
我说:“你的票呢?”

他说他翻墙,不要票。以前,他常常翻墙。
可是电影开映了,还不见老四。刘三姐和秀才对歌了,还不见老四。我时时回头张望。走道上走着一个人,我就很高兴,可是走近了,却不是他。我很担心,怕他跌下高高的墙,把脚摔断了。也怕他被管理员抓住,扭送去办公室,又是打骂又是罚款。
五国却一心一意看电影,好笑的时候哈哈地笑,着急的时候就哇哇地叫,至于四国来与不来,似乎与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我说“四国怕是进不来了?”

五国说:“莫替他发愁。他名堂多得很。”
于是我就放心了,也一心一意看着电影。电影散场了。我们走出门口,找四国。正在着急,就听见四国喊我了。四国站在榕树下,一边跳着,一边招手。我们走到他的身边,他说:
“这么久才散场呀?冷死我了。”

这时,我才发现,他的脸,他的手,冷冰冰的。这么说,他根本就不进电影院。这么说,他在榕树下等我们一晚了。这么说,他真的只有两张电影票的钱了。我回头望着电影院的墙。那墙很高,像一道悬崖,钻进了黑黑的夜空里。我很后悔。我应该拿我的钱给他买一张票。
我说:“你不是讲要翻墙么?”
他笑着,不回答。他的笑声很爽朗。从他的笑声里,我感受到一种力量。还有一种快乐。还有一种自信。
他把手一挥:“回家。回家。”


侗乡网各信息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请勿转载或商用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更多 专题栏目
热门新闻
本栏目24小时更新
精彩博文

    主办单位信息

  • ·主办:黎平县融媒体中心
  • ·电话:0855-6222629
  • ·地址:黎平县体育馆内

    投稿通联

  • ·投 稿:投稿方法
  • ·新闻热线:0855-6222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