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hao123导航|2345导航|360导航|淘宝网|

首页 >  资源展示 >  大歌黎平 >  大歌之旅正文
贵州黎平肇兴侗寨 人类疲惫心灵的最后家园(图)
投稿邮箱:lipingtougao@126.com  新闻热线0855-6222629(黎平融媒体中心)  
时间:2013-05-04  来源:云贵旅游地理  作者:齐铎才 付文  录入:侗乡网  


 


肇兴侗寨的小桥流水人家


这口山泉,方圆五百里内最甜



俯瞰肇兴侗寨。

  从贵阳直飞黎平,再搭乘当地的换乘大巴,4个多小时后我们来到了整个黔东南侗族地区最大的侗族村寨之一:肇兴侗寨。

  如果从高处俯视,我们会发现肇兴像极了一艘两头尖、中间宽胖的渔船,横躺在南北方向。一条从山中诞生的小溪从“船头”流向“船尾”,太阳则每天从东边的树林升起后一个箭步跨过“船身”,扎进西边的树林堆里拉开夜晚的幕布。

  四面环山、依水而建,肇兴侗寨寨中的全木结构青瓦吊脚楼错落有致,让人体会到别样的民族风光。在当地,居民至今仍保持着男耕女织的传统生活,这让初来乍到的我们颇为惊喜。肇兴侗寨被联合国世界文化基金会确定其为全球“返璞归真,回归自然”十大旅游首选地之一,这里的美景更是被摄影爱好者评为世界“六大摄影天堂之一”。

  “与世隔绝”的小桥流水人家

  见到肇兴侗寨“侗乡第一寨”的欢迎大门时,我们远比到桂林、贵阳时更激动,这或许和长达4个多小时的路途有关———

  当天下午2点,我们从贵阳机场起飞,经过45分钟的飞行,安全落在黎平机场。和此前遇到的机场相比,黎平机场要迷你得多,同行的乘客也只有9名。

  下了飞机,我们步行从降落场前往出口,上了唯一一辆开往黎平县城的大巴。大巴车启动前我们回首又望了望机场,发现机场内部分建筑的顶层很是特别:采用了攒尖顶的宝塔式结构,据当地司机介绍,这种结构为侗族的特色建筑,等我们到了肇兴侗寨,应该随处可见。

  机场大巴行驶了1个小时,我们顺利抵达黎平县,但这里距离肇兴侗寨仍有70多公里的路程。于是我们再次搭上由县转镇的长途客车,怀着好奇又紧张的心情,等待最后的1个半小时车程。

  路上,司机与一位老妇用土话聊天,有几句听上去特别难懂,吐字发音丝毫无规律可言,后来我们才知这便是侗语。遥望车窗外的景色,绿色越来越多,道路却越来越窄,在穿过数不清的隧道后,我们自个儿彻底迷失了方向,车子也颠簸得厉害。

  又不知过了多久,车子前方出现了牛和马,它们不紧不慢从车边挪过,拉着缰绳的是一位穿着朴素、头戴斗笠的农民,他皮肤黝黑。“快看,侗寨就在前面!”在目光的扫射中,我们惊喜地发现正前方有一扇五六米高的木制大门,门的顶部结构则是与机场建筑类似的攒尖顶宝塔,再瞧上沿门框“侗乡第一寨”几个大字,这里便是肇兴侗寨没错了!

  我们拎着行李下车,发现天色已渐暗,四周居民也显得略少,于是赶忙前往预订好的旅馆,也顺便安定一下激动的情绪。在这里,旅馆其实就是客栈:全木结构的3层小楼,走在楼梯上会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闻着客栈内沁人心脾的木香味,我们缓步走到客房,开门后迫不及待地打开窗户,窗外的景色竟瞬间融化掉了窗内两颗城市人焦躁的心:侗寨的小桥、流水、人家,在外人看来,只能用“与世隔绝”来形容。

  一曲“侗族大歌”令其声名鹊起

  稍作休息,我们与主管当地文化旅游的肇兴镇负责人陆根茂取得了联系。

  陆根茂是一名土生土长的侗族人,今年已经50岁了,但是从外貌上看,与四十岁的中年人无异。因为在当地从事文化研究工作,他对肇兴侗寨的情况如数家珍。用他自己的话来说,自己是一名“见证侗寨旅游从无到有的全过程”的人。“肇兴现在正在施工中,所以路不好走,给你们添麻烦了。”一见面,陆根茂和蔼的样态让我们倍感亲切,“等到今年10月份这里就能竣工,到时候你们再来肯定是一番全新的模样。”

  还没等我们开口,他就主动询问是不是想先听听肇兴侗寨的发展过程?得到肯定后,他点起一根烟,娓娓道来———

  时间追溯到1982年,那年陆根茂首次担任肇兴侗寨文化站站长一职。“我刚到的时候,这里因为交通闭塞,没有什么外乡人来,更别说外国人来旅游了。”据他介绍,当年因为交通不便,如果从贵阳到肇兴,得坐14个小时以上的汽车,而且班次极少。另外,若不是去年8月通车的黎洛高速公路,我们从黎平县到肇兴镇的车程之前至少要花费4个多小时。

  陆根茂说,他担任文化站站长之初,肇兴并没有发生太大变化,而是到了1983年,一名美籍华人记者的来访给这里带来了变化:他在黔东南采访侗族文化时无意间找到了肇兴,并被当地的文化、建筑还有景色深深感染,并用图文的形式将肇兴带回美国。次年,一群日本学者慕名到此探究侗族文化,并将所见所闻统统写入一本关于黔东南地区少数民族文化的书里,肇兴的名气又被打响了不少。

  不过,让这个少数民族村寨被世界惊艳而真正蜚声海外的,则是1986年在法国举行的巴黎金秋艺术节。当时,肇兴侗寨人受邀出演,一曲反映少数民族生活的侗族大歌技惊四座,轰动整个法国。“侗族大歌是我们侗寨的文化瑰宝,惊艳四座也是意料之中,但想不到后来法国电视台3次来肇兴实地拍摄专题纪录片,于是有越来越多的外国人出现在了侗寨街头。”聊到这里,陆根茂很自豪,“这些外国人都是我接待的。”原来,外国人在当时需要进入侗寨参观,必须经过外办审批,而所有的接待任务都是陆根茂亲自安排的。“我以前问过几个法国记者,为什么喜欢到肇兴来采访?他们告诉我,当年一张侗寨的图片可以卖到300元人民币的高价。”陆根茂告诉我们,尽管现在的肇兴每年也有10多万游客,但7成以上仍然是外国游客,以法国等欧美游客为主。

  另外随着高速公路的通车以及当地配套设施的建设,如今贵州周边一些省份,如四川、广东等地的自驾游旅客也在逐年增多。

  一口代表侗族人物质文化遗产的山泉

  陆根茂说,为了满足当地旅游事业的发展,肇兴侗寨已经投入4个亿的资金进行基础设施建设,全部工程将在今年的“十一”黄金周前完工。不过,未完工并不意味着我们没有内容可采,例如可以去瞧瞧侗寨的鼓楼、花桥、戏台等特色建筑,听一场侗族大歌,或是登上高山欣赏漫山梯田,品尝天然的山泉水———那可是侗族人的粮食基地和水的源头。

  按照建议,第二天我们特地包了辆车,沿着盘山公路上山,去看看梯田,尝尝山泉。

  驱车半小时后,我们从山脚到达了山腰的观景台。一下车,眼前数万顷的梯田顿时令我们瞠目结舌:梯田内灌满水,如同一面面水镜,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着七彩的光晕;远方山谷中恬静的肇兴侗寨被两侧逐级而下的梯田包围,梯田间潺潺的流水让人不得不放慢脚步。

  梯田是侗寨人祖祖辈辈粮食的来源,他们不仅在放满水的梯田里种植水稻,还会利用水田养鱼养鸭,成为了一个有机复合式农业的范例。“你们来得正是时候,这两天的梯田很好看。”司机向我们介绍说,“这个节气大家都在做插秧前的准备工作,忙碌得很。”

  那么,建在山坡上的梯田水源又来自哪里呢?“我们这里有好多山泉,特别是附近的堂安侗寨,有一口泉水是方圆五百里内最甜的。”跟随司机的指引,我们来到这口山泉旁,并凑上去尝了几口,顿时一股清爽甘甜刺激着味蕾。那些知名品牌的瓶装矿泉水和这里的天然泉水,根本无法相提并论。此时,司机已默默将山泉水注满了一个19升的饮水桶,说是带回去烧菜做饭用。

  临走前,我们在路边看到一个介绍牌,称我们此时所在的堂安侗寨是“侗族生态博物馆”,由中国与挪威两国政府共同创建。上头还说,刚才喝的那口水泉,正是侗族的物质文化遗产。


侗乡网各信息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请勿转载或商用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更多 专题栏目
热门新闻
本栏目24小时更新
精彩博文

    主办单位信息

  • ·主办:黎平县融媒体中心
  • ·电话:0855-6222629
  • ·地址:黎平县体育馆内

    投稿通联

  • ·投 稿:投稿方法
  • ·新闻热线:0855-6222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