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hao123导航|2345导航|360导航|淘宝网|

首页 >  新闻中心 >  黎平资讯 >  各地动态 >  县域正文
见证交通话变迁
投稿邮箱:lipingtougao@126.com  新闻热线0855-6222629(黎平融媒体中心)  
时间:2019-07-25  来源:黔东南日报  作者:杨应海  录入:侗乡网3  


 

关于路,我有太多印象。

清袁枚诗云:十里崎岖半里平,一峰才送一峰迎。陶渊明《归园田居》里写道:怅恨独策还,崎岖历榛曲。鲁迅先生说,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

在黎平天甫外三洞,自古就有一条路延绵了数百年,此路一米多宽,一头通县城,一头通省城,此路在这里最好的改造就是在较难行的陡坡路段,铺上了青石板做成台阶,东来西去的官商兵匪都要经过这里。小时候,听母亲讲,先辈们如果没有什么事,一般不会走这条路去外面的地方的,但有一件事,非得去不可,就是担谷子去邻近的榕江县城换盐巴。母亲小时候开始,就经常随大人挑着一担沉甸甸的稻谷,走过山西边,翻山又越岭,走走停停,一百多里路,来回要走上三天三夜,而一担五十斤稻谷,仅只能换一斤粗盐……我的父亲说,小时候爷爷奶奶担谷子去换盐巴,让他管两个弟妹。他带着两个弟妹每天都要到村西口的山冈上,等待着爷爷奶奶回家,常常是望眼欲穿。两个弟妹又哭又闹。有时候运气不好,半路上遇上兵痞或土匪,稻谷或好不容易换来的食盐被抢走,三天辛劳,就这么没了!

上世纪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解放后家乡第一条沙土公路(308省道)终于开通,这条四五米宽的公路同样一头连着县城,一头连着省城,极大地方便了广大人民群众。据母亲讲,当第一辆解放牌汽车驶过这条公路时,沿线村寨群众都噼噼啪啪放起了鞭炮。遗憾的是,公路开通的前一年,56岁的爷爷去世,没能看到这一盛况。

因为这条路,父辈们不再肩挑背扛。改革开放后,父亲开了村里第一家小卖部,进货都是坐着班车去县城或者邻近的榕江县城。1988年,父亲因为推行科技种田和养殖,当选为县政协委员,当年,县政协还组织委员们去重庆参观,我父亲终于通过这条公路,第一次到了省城,第一次去重庆,还第一次坐上了火车。

“那火车一身绿皮,很长很长,头顶上一个大烟囱,冒着滚滚浓烟,开动时发出咣当咣当的声响,人坐在里面,没一点颠簸和晃动,真是舒服极了。”父亲回家后眉飞色舞地向我们炫耀这段经历,这让我向往不已。

1993年夏天,初中毕业后我没能再上学,随着一帮老乡南下广东打工。我们坐上邻县城开来的满身灰尘的班车沿着家乡这条公路到县城。一个去过广东的领头告诉我们,从县城去广东,有两条路选择,一条是往龙额乡和地坪乡跨界进入广西三江,再从广西三江坐火车南下;一条是往界牌冲方向进入湖南靖州,从靖州火车站上车南下。第一条路县城有直达龙额和地坪的班车,但跨界进入广西时没有班车,得自己请拖拉机过去。第二条路虽然远点,但不那么麻烦,县城有直达靖州火车站的班车。

我们选择从靖州乘火车南下。

那是我第一次坐火车。奇怪的是,却没有父亲所说的火车顶上有烟囱和滚滚浓烟,而是很多粗大的电线。后来才明白,祖国经过多年发展,火车已经全部电气化了。

南下打工后,我辗转茂名、广州、佛山、江门、惠州、汕头等地,路越来越远,每次回家就是一种痛彻心扉的折磨。那个时候,每回趟家,都要转车多次,距离不过千里,却要历时三天三夜甚至四天四夜。

2009年,因为春节一票难求,我带着妻儿,大包小包,选择坐大巴从揭阳普宁出发回家,而这个车不是往广西走直线,而是从韶关进入湖南辗转到达怀化,而我们要在怀化才能转车回乡。背运的是,这个车在距离湖南边界数十里的高速收费站入口,夜里居然阴差阳错进入逆行车道,与迎面而来的一辆小型货车发生碰撞,货车仰面朝天躺在路上,而我们的大巴,被冲击后退,沿着公路边的护栏滑行了数十米,最终将护栏撞成一个“V”形,一端的护栏已经脱落摇荡在半空,而我们坐的大巴后轮,惊悬于深沟之上!惊魂甫定,生死存亡就在咫尺之间!好在事情发生在半夜,睡梦中醒来的两个孩子并未受到惊吓,大孩子只是问一句:爸,车怎么啦?我说没事没事,车轮可能爆胎了!那一次,我们一家大小,在旷野寒风中等待了一天一夜,回家的路,朦朦胧胧,似远似近,饱受寒冷、饥饿、绝望、等待的痛苦。发誓此后不再坐长途大巴。

2012年农历十一月二十四日,惊闻父亲病重,已是弥留之际,而那时恰是我刚刚异乡创业的起步阶段。我心急如焚去订票,去学校给孩子请假,向客户解释。当我们一家四口坐火车一夜到达怀化时,还没来得及转车,父亲已经溘然长逝。按照家乡风俗,老人一去世就得及时装棺入殓,三天内就要出殡安葬。没能及时见到父亲最后一面,成了我今生最大的遗憾。

2014年12月26日,刚好是父亲去世两年时间,一条重大消息传来:贵广高铁开通啦!

两年!才两年啊!爸,你要是多活几年多好。那一刻,我痛哭涕零,百感交集。贵广高铁的开通,意味着回家的路,整整缩短了近十倍。我记得2006年时,我们在揭阳普宁打工,五岁的儿子经常走失,为了让我们安心上班,六十多岁的父亲从家里赶了很多天的路来帮我们管孩子,因广东天太热了,父亲适应不了,住了一个多月便回去了,自然又是一番艰难的长途跋涉,回到家,父亲还生病了。如今,高铁开通,回家只不过短短数小时,你要是上午上车,中午准能赶上家里的午饭。

是的,一切都变好了,一切都是那么方便。

当我们乘高铁三个多小时从广州南站到达从江站,从从江站回黎平城的是一条平坦宽阔的高速公路,坐上大巴,也不过四十分钟。而县城回家的那条路早已经过两次改造,由当初的崎岖缠绵狭窄的沙土公路变成了两车对向可以自由行驶的平坦的柏油路,路程自然也缩短了很多。当初我们从家里坐车到县城,最快也要一个半小时,如今也不过短短四十分钟!

路好了,村里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一百多来户的村寨,大部分都盖了新房子,小汽车也停满了村前停车场。父亲想不到,我也买起了小货车,弟弟也在县城开了个饭店,还按揭买起了小汽车。如今只要一有空,弟弟便开车载着将近80岁的老母亲去周边的县市看看,甚至还去了将300多公里远的省城。要知道,以前母亲可是连去县城都嫌麻烦,她受不了路途的颠簸晕车恶心啊!

前年的5月下旬,正是家乡初夏时分,天气清新凉爽,满山的杜鹃花开得红艳。我们一家大小八口,和表哥一家大小十口,开了4辆小汽车,带着老母和老姨母,沿着松从高速,去百公里外的三板溪水电站畅游。那一天,将近80岁的老母和老姨母第一次坐上了汽艇,第一次吃上了5斤一条的大鲢鱼和鳙鱼……当我们两家围坐一起就餐时,老母和老姨母沧桑的脸上荡着幸福满足的笑容。我心中一阵动容——我们今天的光明幸福的生活,多亏了伟大祖国的振兴和强大,多亏了共产党的正确领导啊。

而我的祖国,为了今天的强大,又走了怎样一条漫长艰难的道路。

当年我们红军被国民党极尽所能地围追堵截,在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正确领导下,转道黎平,四渡赤水河,过雪山,走草地,牺牲无数,最终取得决定性伟大胜利。为了发展科技,在美帝等西方列强对我们技术限制和围堵时,我们选择隐忍砥砺,厉兵秣马,不断探寻符合我们自己发展的革命道路,短短数十年,取得了超越发达国家上百年的发展成就。

路好了,路多了,生活的世界也越来越宽广。这两年,我利用空闲时间,先后去了上海、长沙、北京、南京等地,我感慨,无论到哪里,回家的路,都离我如此之近,再不是灰头土脸,疲惫不堪。

侗乡网各信息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请勿转载或商用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更多 专题栏目
热门新闻
本栏目24小时更新
精彩博文

    主办单位信息

  • ·主办:黎平县融媒体中心
  • ·电话:0855-6222629
  • ·地址:黎平县体育馆内

    投稿通联

  • ·投 稿:投稿方法
  • ·新闻热线:0855-6222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