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hao123导航|2345导航|360导航|淘宝网|

首页 >  新闻中心 >  黎平资讯 >  各地动态 >  县域正文
聚焦梦幻肇兴 关注侗都黎平 | 唱着侗族大歌奔小康
投稿邮箱:lipingtougao@126.com  新闻热线0855-6222629(黎平融媒体中心)  
时间:2018-10-16  来源:侗都黎平微信公众号  作者:  录入:侗乡网3  


 

侗族大歌是我国侗族的一种多声部、无指挥、无伴奏、自然和声的民间合唱形式,起源于春秋战国时期,至今已有2500多年历史。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政府间委员会评委如此评价侗族大歌:“一个民族的声音,一种人类的文化。”

10年过去,侗族大歌今安好?近日,本报记者走访侗族大歌流行地——贵州黎平、从江、榕江等地,对侗族大歌保护与传承情况进行调查。

微信图片_20181016095052.jpg

一、人与自然的和声 听侗寨深处大歌悠扬

“近几年来,群众学唱侗族大歌的积极性很高,有的是为了愉悦身心,有的是为了参加比赛。”74岁的吴品仙老人,是黎平县目前唯一国家级侗族大歌非遗传承人。

秋雨连绵,记者驱车来到黎平县永从镇九龙侗寨见到这位慈祥的侗族老人时,她正在村里的文化传承室教唱侗族大歌。

微信图片_20181016095129.jpg

古色古香的传承室里,10多位侗族妇女,听完老人一番指点后,大歌响起,似鸟叫,似虫鸣,又如小溪流水,此起彼伏,余音袅袅,不绝于耳,令人心旷神怡。

上世纪60年代,吴品仙曾是中央民族歌舞团演员,多次在人民大会堂参加演出。后来,思乡心切,便回到家乡,从此专心于侗族大歌保护与传承。

微信图片_20181016095133.jpg

近年来,侗族大歌重新引起重视,针对后继无人,黎平县实施侗族大歌进校园,从幼儿园到中学都有教学安排。同时,鼓励村寨自组歌队,逢年过节进行歌赛,加强村寨歌师队伍建设。吴品仙既担任小学侗族大歌教学,又负责教授村民唱侗族大歌。

微信图片_20181016095136.jpg

32岁的吴建芳,从小热爱大歌,后来由于外出打工而一度中断了学歌。“结婚后,没有再出去打工,又开始跟学歌了。”

九龙村支书吴丕和说:“村里有国家级、省级、州级和县级侗族大歌非遗传承人近20人,村里成立有10余支民间歌队,唱歌对歌蔚然成风。”

微信图片_20181016095140.jpg

二、保护与传承的呼声 让天籁之音激荡世界

侗族大歌虽然曾经惊艳了音乐界,也曾经一度后继乏人、濒临失传。

1986年10月,来自黎平县、从江县的9位侗族姑娘应邀赴法国巴黎参加秋季艺术节演出。姑娘们演唱的侗族大歌引起轰动,被西方音乐界称赞为“清泉般闪光的音乐,掠过古梦边缘的旋律”。

微信图片_20181016095145.jpg

55岁的吴义兰和53岁的吴三妹,是黎平县口江乡口江村人,她们都是30年前在法国巴黎参加秋季艺术节演出的主角。

“那真是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经历。”时隔30多年,吴义兰依然记得当时的情景。她回忆说,演出前大家都有些紧张,艺术节总顾问当德尔安慰大家说:“过去,到这里来演出的都是各国杰出的艺术家。你们来了,本身就是胜利,也就是最大的成功!”

微信图片_20181016095149.jpg

吴三妹说,在艺术节上,侗族大歌共演出了6场。“最后一场姑娘们一口气唱了20多首歌,掌声持续了10多分钟。”

艺术节执行主席马格尔维特激动地说:“东方一个仅百余万人的少数民族,能够创造和流传这样古老、纯正、闪光的声乐艺术,在世界上实为少见。”

微信图片_20181016095152.jpg

侗族大歌此次走出国门大获成功——可谁会想到,接下来它会走到后继乏人、濒临失传的地步?

上世纪90年代初,一次返乡探亲,让从黎平县侗族村寨走出去的著名侗族学者、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邓敏文意识到侗族大歌处境堪忧。

微信图片_20181016095155.jpg

“那是1991年春节,我回到老家黎平县竹坪村。”今年75岁,已经白发苍苍的邓敏文回忆说,一天晚上,几位来自附近村寨的侗族姑娘到竹坪村演唱侗族大歌。按照传统,竹坪村应该要有男歌队出来与姑娘们对歌。然而,姑娘们从晚上10点多钟一直唱到凌晨1点多钟,竹坪村硬是没有一个男青年出来与姑娘们对歌。

微信图片_20181016095157.jpg

这事让村里的老人们觉得“丢脸”!           

“糟糕的事情不仅于此。”2000年,中央电视台录制一档包括有侗族大歌在内的节目,栏目组邀请邓敏文做翻译。

微信图片_20181016095200.jpg

节目讲述的正是曾经参加过1986年法国巴黎秋季艺术节的一位黎平侗寨姑娘的人生遭际及喜怒哀乐的故事。曾经把侗族大歌唱响世界的姑娘,由于名气太大,年轻后生对她“望而却步”,使得她难以找到对象。

邓敏文彻夜难眠,他给媒体发去《救救大歌》的呼吁信。不久,他和妻子从北京回到家乡侗寨,着手调查侗族大歌的生存现状。

微信图片_20181016095204.jpg

他们在黎平县岩洞村和竹坪村展开调查,因为这里是侗族大歌的流行区域之一。

据他们的调查,在这两个地方,会唱3首侗族大歌以上的中老年人,只占这个年龄段总人口的50%左右;会唱3首侗歌以上的青年人,占这个年龄段总人口的比例更低,只有20%左右。

微信图片_20181016095216.jpg

即便如此,这些会唱侗族大歌的中青年人,绝大多数也只是会唱那几首近年来极力推广的、短小的“流行大歌”,如《蝉之歌》《知了歌》《大山真美》等,而这些歌只是“一点皮毛”。

就在邓敏文为侗族大歌的窘况感到惋惜时,当地人告诉他:“唱侗族大歌还有什么用?还不如外出打工赚钱实在!”

微信图片_20181016095218.jpg

“上世纪90年代,侗寨出现打工潮。年轻人外出打工是冲击侗族大歌的重要原因之一。”邓敏文意识到,“文化多元化,族人的价值取向发生了变化……这都是侗族大歌受到冲击的原因。”此后,无数有识之士多方奔走呼吁,要尽快保护和传承侗族大歌。

2003年,侗族大歌申遗工作在黎平县启动,申遗路上,无数有志者为之努力,浸透几多艰辛与汗水。历经5载,2009年终获成功:侗族大歌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

微信图片_20181016095227.jpg

三、“非遗”与旅游的共振 看侗歌演绎新内涵

今年“十一”,肇兴侗寨景区累计接待游客8.23万人次,旅游收入7529.4万元。

“侗族大歌申遗成功后,名气大增。”黎平县旅游部门相关负责人说,来到黎平旅游的游客,绝大多数就是冲着侗族大歌而来。

微信图片_20181016095230.jpg

黎平投入不少资金,加大各景区基础设施建设。为吸引游客,肇兴旅游公司还成立了侗族大歌专业表演队,在指定场地每天进行3场表演;同时,聘请村里的歌手成立侗族大歌民间表演队,专门在寨中的五座鼓楼下面进行表演。

17岁的陆勇进是本地人,初中毕业后选择从事侗族大歌演唱,现在是肇兴旅游公司侗族大歌专业表演队队员,每天跟着歌队在肇兴文化广场给游客表演歌舞。“在家门口就业,每月工资3000多元,还给交五险,比在外面打工受苦受累强多了。”

微信图片_20181016095233.jpg

30岁的陆云勤也是一名侗族大歌歌手,她曾经外出务工,如今看到家乡发展得好就回来了。“我是民间歌队歌手,每天在鼓楼下面唱歌。”陆云勤说,“每月工资2000元,但民间歌队歌手自由,可以边唱歌边刺绣,刺绣也会带来收入。”

微信图片_20181016095235.jpg

依托侗族大歌的品牌影响力,肇兴侗寨不少人投入商业,如今寨中店铺林立,各种民族工艺品琳琅满目,文化旅游产业蓬勃发展。

事实上,依托侗族大歌,黎平文化旅游产业发展迅速。2018年1至8月,黎平县接待游客393.17万人次,同比增长22.8%;综合收入33.09亿元,同比增长36.74%。同时,侗族大歌要发扬光大,就必须走出侗乡,走进城市。

侗乡网各信息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请勿转载或商用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更多 专题栏目
热门新闻
本栏目24小时更新
精彩博文

    主办单位信息

  • ·主办:黎平县融媒体中心
  • ·电话:0855-6222629
  • ·地址:黎平县体育馆内

    投稿通联

  • ·投 稿:投稿方法
  • ·新闻热线:0855-6222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