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hao123导航|2345导航|360导航|淘宝网|

首页 >  侗乡文苑 >  散文正文
红红的年对
投稿邮箱:lipingtougao@126.com  新闻热线0855-6222629(黎平融媒体中心)  
时间:2017-02-02  来源:侗乡网  作者:杨代富  录入:杨秀银  


 

 

大年二十九,父亲把红纸和笔墨交给我们几兄弟,写年对。哥刚读初中,我和三弟还在小学,年对自然是哥执笔,我和三弟打下手。哥从父亲的抽屉里找出本破旧的春联书,照着上面的对联,一横一竖地写起来。写好后,我和三弟负责把它贴在大门口和屋里的柱子上。父亲看着充满喜气的红红年对,嘴上乐呵呵,心里甜蜜蜜。这说明家里出了读书人,自家年对不用找人写。在斗大的字不认一箩筐的父亲眼里,那是一份简单朴素但却非常自豪的荣耀。后来我读初中,年对就轮到我写,之后是三弟写。

 

那时,在村里,写年对成了一种风尚,是件约定俗成的重要事。年对,每家几乎都是小孩在写,其实那不叫写,叫照本现抄。为此,还闹过不少笑话:年对不是贴反了,就是多字少字,抑或意思不对。有一年,村子里吴家两兄弟把大门口的年对弄得一边八颗字,一边七颗字;还有姜家老四给大门口写了一副年对,横批居然是“六畜兴旺”;四月八(吴金贵)写了幅“三更来客三更卖,半夜敲门半夜开”的年对贴在面朝大路的副窗上;有人还给猪牛圏,甚至厕所都贴上年对。这些年对,无不让人发笑。不过,那时,村里有文化的人毕竟不多,也没谁深究哪家年对如何如何,大多都只是为了图过年的那份红红的喜庆罢了。

 

后来,三弟读了师范,在师范练就一手毛笔字。我家的年对,自然就比别家的不同。那年,三弟给家里写年对,足足写了一天,一笔一划地写,工工整整,端端正正。写起后往柱子上一贴,每个到过我家的人,都要吃惊地看上老半天,问父亲这年对是从哪买来的,这么漂亮。父亲总是掩不住内心的喜悦笑笑地说,老三写的。

 

“你家出秀才,难怪。有这样的读书人,真是你家的福气。要是晓得老三字写得这么好,无论如何都要请他帮我家划划。”每个看过的人都这么说。父亲听了,嘴上说着谦虚话,心里却乐开了花。

 

果真,到了第二年,三弟刚放寒假回家,就被村里这家那家的找去写年对,从大年二十几,一直写到年三十。家里的活他也帮不上,天天在别人家吃饭,父亲从没说三弟什么,反倒非常高兴,为此,人们对父亲更多了几分敬佩和尊敬。

 

后来,村里学校来了位杨姓老教师,字写得那简直叫绝。他不但能写楷书,还能写行书、草书,字迹遒劲有力,更重要的是他能自编年对。他来了之后,我们三村四寨的年对都是由他执笔。只可惜没几年,他就调走了。

 

如今,在村里,虽然上大学的人出了一些,可讲到写年对,几乎都摆头,说平时用电脑写东西惯了,用笔写的字简直看不成,更别说毛笔字,有的甚至说从来没有练过。如今的年对,大多都是在集市上买来的由电脑打印的,宽大、花哨,字体绝对工整,只可惜少了点说不出的感觉。

 

我家的年对,每年父亲都坚持要我们兄弟写。今年的年对,父亲是指定要我写的。

 

眼瞅着年关越来越近,但不管怎样,到年三十的时候,家家户户都会欢欢喜喜地把年对贴上。今年下的尚未消融的冰雪,染白了山峦、田野、屋顶、街道,定与这红红的年对相互映衬着,构成山村一幅奇妙而温暖的山村图景,小小的山村顿时会充满浓烈的节日气氛,浓浓的年味由此将推向高潮。(杨代富)

侗乡网各信息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请勿转载或商用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更多 专题栏目
热门新闻
本栏目24小时更新
精彩博文

    主办单位信息

  • ·主办:黎平县融媒体中心
  • ·电话:0855-6222629
  • ·地址:黎平县体育馆内

    投稿通联

  • ·投 稿:投稿方法
  • ·新闻热线:0855-6222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