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hao123导航|2345导航|360导航|淘宝网|

首页 >  资源展示 >  红色黎平 >  历史足迹正文
长征途中第一次中央政治局会议会址——黎平
投稿邮箱:lipingtougao@126.com  新闻热线:0855-6223862(黎平县外宣办)  投稿QQ:173559757
时间:2016-10-22  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高语阳  录入:杨秀银  


分享接力赛,为侗乡加油: QQ空间 新浪微博 微信 更多
微信

 

为了在历史长河中选择一种开阔的视野,我们选取了长征在空间上的五大节点,派出记者亲身抵达这些曾经标志着长征重大进程的地方,寻找长征的印记,访问红军的故事,抚今追昔,记者们挖掘到的,不但有生动可读的长征故事,更有不屈不挠的长征精神。

68
今日的翘街

 

黎平,寓意黎民平安。

 

黎平古城,始建于明洪武十八年,坐落在贵州东南边陲,历经600年的沧桑变化。

 

古城的东部有一条和古城几乎同岁的翘街,自明清起,就是当地最繁华的街道。经历了战争年代和数百年风雨的洗礼,它还最大限度保持着最初的样子。整条街道用青白条石铺墁、垛石镶边,建筑是典型的江南徽派风格,青砖青瓦马头墙,回廊镶挂花格窗。

 

翘街两边的建筑中,每隔一段路就会看到黑底金字的门牌,上面写着“中央红军干部休养连旧址”、“黎平会议会址”、“毛泽东张闻天王稼祥住处”、“博古李德住处”等,这些门牌也记录了黎平和中国革命的紧密关系。1934年12月,红军长征途经黎平,曾在这里落脚,并召开了红军长征途中第一次中央政治局会议——黎平会议。

 

“中央队三人团”

 

黎平县坐落在贵州省东南黔湘桂三省交界处,隶属于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是中国侗乡腹地,享有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侗族大歌。侗族大歌被称为是“清泉般闪光的音乐,掠过古梦边缘的旋律”,这样淳朴悠远的歌声和清雅的徽式建筑在翘街上体现殆尽。

 

翘街全长1000米左右,因中间平、两头高而得名。走进翘街,首先看到的是翘街牌坊,上书一对对联“双凤朝阳诚州成德千秋开泰,五贤耀祖沧浪腾蛟万年文彩”,上联把黎平古今的几处地名结合起来,下联把黎平著名的历史名人何腾蛟、朱万年、吴文彩和陆沧浪列在其中。

 

走过牌坊就是一块空地,这里就是红军广场,之前曾名荷塘,1934年12月14日,红军攻占黎平县,21日,殿后的红五军团最后离开黎平。期间,红军就是在红军广场召开群众大会,宣传红军“打土豪、分田地”的政策,并向穷人分发粮食、被褥、锅碗等用品。

 

红军广场过后,不远处就是中央红军干部休养连旧址。这里是百年老宅张家大院,是黎平典型的“前店后院、商居两用”民居,四周封火墙,内为四合式木结构院落。红军军队在黎平进行整编时,决定军委纵队成立干部休养连。连长是侯政,指导员李坚真,党总支书记为董必武。

 

休养连成员大部分为中央政府省部级老同志、妇女同志、师团级以上伤病员、军队有关高级干部等。休养连内设有医务室、担架排等单位,“长征四老”徐特立、谢觉哉、董必武、林伯渠和31名女红军都安排在休养连,长征中随连行动。

 

张家大院分为四进,在第三进的板壁上,悬挂着一张张泛黄的老照片,照片全是标准头像照,大多为女性,包括邓颖超、蔡畅、李坚真、刘英、康克清、贺子珍等31名女红军。这31名女红军长征开始时编在红军总卫生部妇女队,黎平整编时,由原来的总卫生部“妇女队”编入军委纵队干部休养连。

 

穿过干部休养连旧址,从后门出去上一小段陡坡,走过种着桂花树的小路,就到了毛泽东、张闻天、王稼祥住处。这里曾是清朝父子进士胡秉钧和胡长新的府第。1934年12月17日,毛泽东、张闻天和王稼祥随军委第一野战纵队进入黎平城,住在这座两层木结构的院落里。长征到达黎平之前,毛泽东因疟疾体虚出血,王稼祥受弹伤一直未愈,两人配有担架,行军过程中,张闻天骑着马常常和躺在担架上的两人走在一起,被称为是“中央队三人团”。在行路的过程中,三人也对目前的形势进行讨论,达成了一些共识。

 

从干部休养连旧址继续向翘街中部走去,就会看到“福音堂”,这里是红军当年在黎平时博古和李德的住处。

 

福音堂是立本责信义会设在贵州省的一个教堂,先后为德国、英国传教士在黎平传教、看病的地方。红军到达黎平时,福音堂里住着的是德国传教士郁德凯一家,他于1928年到1946年期间在黎平传教行医。

 

再往前走,就到了黎平会议纪念馆,与翘街的徽派建筑风格一致,占地面积7200平方米,2009年5月开工建设,12月18日黎平会议召开75周年纪念日当天建成正式对外开放。

 

纪念馆副馆长易同军介绍说,馆内展厅展示出350多副珍贵历史图片、图表、电文等,200多件珍贵文物和实物,是了解红军长征历史的重要基地之一。

 

除了这些,翘街上还有中央教导师旧址、中华苏维埃国家银行旧址、国家政治保卫局旧址等。黎平所有的红军旧址包括纪念馆都是免费开放,有工作人员坐在门口,面前摆一张桌子,上面放一本登记册,想参观的人在册子上简单填写姓名等就可以进去。到了下午5点多,附近的小学生放学后,就能看到三五成群的孩子们跑进旧址和纪念馆,边走边看,再欢笑着从门口跑出去,消失在翘街的黄昏中。

 

“从盲从迷信到独立思考的转折点”

 

翘街虽然旧址众多,其中必须一提的还是黎平会议会址。

 

黎平会议会址就坐落在黎平会议纪念馆的对面,与翘街大部分建筑一样,也是典型的前店后院四合式木结构院落,是经营木材致富的胡氏于清朝嘉庆年间所建。

 

临街的门匾上有陈云手书“黎平会议会址”六个大字,门面两侧至今还保留着“苏洋广货、京果杂货、绸缎布疋、锅鼎瓷器”等广告词。一进为商铺,第二进为一栋5间两层木质建筑,门楣上写有清代知府袁开第题写的“种德收福”手迹,这里就是中央政治局黎平会议开会的会场和朱德、周恩来、叶剑英住处,建筑的三进为花园,花园里一条小路连通到隔壁的福音堂。

 

1934年12月18日,中共中央在此召开中央红军长征以来的第一次中央政治局会议,讨论红军战略行动方针。会议由周恩来主持,参加会议的有博古、张闻天、毛泽东、朱德、王稼祥等。经过激烈争论,最后,政治局否定了“左”倾领导人关于先西进贵州黎平、锦屏,后北折黔东,再去湘西与红二、红六军团会合的原定战略方针,采纳了毛泽东深入贵州腹地、到黔北建立以遵义为中心的川黔边新根据地的主张,通过了《中央政治局关于战略方针之决定》。

 

这次会议实现了中央红军长征途中首次战略转兵——黎平转兵,完成了长征以来的第一次部队大整编——黎平整编。

 

黎平会议是以遵义会议为标志的系列会议中第一次重要的政治局会议,黎平会议的转折意义还在于,它排除了共产国际及其代表李德的干扰,否定了博古、李德顽固坚持的使红军受到巨大损失的错误战略行动方针,是首次以中央政治局决议形式否定了“左”倾教条主义者坚持的错误路线,被称为是共产党对共产国际从盲从迷信到独立思考的转折点。

 

李德在他的《中国纪事》中说,自己当时是“因为发高烧没有出席”黎平会议,他的意见由博古带到会议上。黎平会议争论激烈,从白天一直开到深夜。会后,周恩来把黎平会议决定的译文给李德送去,李德看到后大发雷霆,用英语和周恩来吵起来。周恩来的警卫员范金标后来回忆说,两人吵得很厉害,一向性情温和、具有绅士风度的周恩来被激怒了,批评了李德,还把桌子一拍,搁在桌子上的马灯都跳起来熄灭了,“我们又马上把灯点上。”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黎平会议还结束了1931年11月赣南会议以来,三年多的时间里,毛泽东在中央领导层受排斥的地位,开始恢复中央大多数领导人对其正确主张赞同、支持的局面,为遵义会议的召开奠定了基础。

 

“小鬼,吃糖”

 

黎平会议距今已经80多年,红军当年在黎平的故事却还是让一些黎平老人和后人们津津乐道。

 

红军初进黎平时,因为当时国民党的负面宣传,黎平人怕“兵过如水洗”,听到红军入城的消息,大家都跑到山上躲起来,黎平城一度成为“空城”。

 

90多岁的王光文老人是为数不多的与红军有过接触还在世的老人。王光文是黎平本地人,当年红军进入黎平时,他仅10岁左右。

 

北青报记者在王光文老人的家里见到了他,他说,红军进城的那天,大家听见打枪的声音,有人喊“红军来了,红军来了”,周围人就都跑了,“成空城了。”

 

因为王光文老人的表姐夫是当时县中学的校长,日本明治大学留学归来,是民主人士,曾给王光文讲过说:“共产党是好的,是救穷人的。”再加上当时年纪小,王光文说,那时候他并不觉得害怕,而是跟着两个大人和一帮小孩去城外接红军入城。

 

“迎接的时候还有人放炮,红军有人骑着马,有人走路。”王光文跟在迎接的人群里,红军看到他了,就拿出糖喊他:“小鬼,吃糖。”王光文接过来看到是红糖片,有红军战士把他一把扛起来让他坐在肩头,一路边走边发糖。

 

一位红军问王光文:你家住哪里,我们有几个伤员受伤了不能走路,能不能住到你家?王光文就把红军领到自己家,后来十几位红军就住在王光文家里直到红军离开黎平。

 

王光文帮着红军搬稻草在地上打地铺,几位女红军用门板等架起床铺,和他母亲住在一间房里。当时还有几位伤员躺在家里,“伤员也是有男有女,有的受伤很严重,全身伤口都烂了,脚也烂了,走不成路。”王光文母亲就去山上找草药,拿回来用草药给红军泡脚、敷伤口。

 

“红军每天都是自己挑水做饭,做好饭就叫我们一家去吃饭。”王光文回忆说,当时,红军在家里给自己说最多的就是红军“打土豪、分田地”的政策,白天,红军出去宣传演讲,王光文就给他们带路,后来,红军为此还送了王光文家里三斤大米。

 

红军在荷塘(现名红军广场)开群众大会的时候,王光文也去了。红军在荷塘宣传政策,给穷人分发粮食、被褥、衣服、布匹、锅碗等东西。根据资料,当时,红军根据群众的穷困程度不同,将贫民分为三等,给不同等级的贫民散发不同量的地主浮财。王光文是最穷的一等,分到的东西最多,包括一些被褥、好的衣服、粮食等。

 

当年由邓小平主编的《红星》报在“长征专号”第七期第二版中报道了黎平群众大会的情况:“黎平城的群众大会,到会三四百人,分发大批东西。”

 

红军走的时候,为了表示感谢,送给他家里一些马灯、铜壶、钵钵,王光文和几个小孩子给红军带路,把红军送出城,红军给了王光文一些钱,说是“带路钱”。王光文还记得,红军最后走的时候,冲自己招招手说:“以后还会再来。”

 

王光文老人家里至今还保留着红军当年留给自己的铜壶,红军走后,地主和国民党过来搜查,把家里红军留下的东西都抢走,被窝、衣服等东西都被抢走,只剩下这个当时被藏起来而保留下来的铜壶。

 

红军留在当地的还有一座座红军桥,高屯少寨红军桥是其中之一。高屯街道副书记张德俊说,多年来,两岸寨子里的村民一直自发维护着红军桥,今年夏天暴雨时,村民凌晨发现水位高涨,半夜号召寨子里的人出来抢修桥板,忙了一个晚上。

 

“不要过去,有炸弹”

 

王四红的父亲是当年跟随红军来到黎平的老红军了,后来因为伤病留在了黎平,在黎平结婚生子,几年前已经去世。

 

“你看我这个名字,我家里四个孩子,大哥二哥三哥和我,分别叫大红、二红、三红、四红,我爸说,红就是红军的意思,我们是红军后代,就得叫红。”王四红说:“我爸觉得这名字有纪念意义,我三哥的女儿出生的时候,他又说要起名叫小红。”

 

王四红从小就听父亲给自己讲当年红军的故事,父亲王茂生老家是江西泰和县,从小家里很穷,就过继给一个没有孩子的人家。第四次和第五次反围剿时,王茂生只有十三四岁,但他都有参加。

 

“他那时候小,就是负责在作战的时候给红军搬枪支弹药,一趟一趟来回搬。”王四红说,红军有战士觉得父亲勤快灵活,就说“你那么勤快,和我们一起走嘛。”第五次反围剿时,王茂生母亲终于同意他参加红军,王茂生就这样加入了红军队伍。

 

当时,王茂生年纪小,就安排他护理伤员,一开始只是一般的护理员,后来他有一次护理一位受伤的首长,首长看他勤快灵活,就安排他当了护士排的排长。湘江之战的时候,为了救治伤员,王茂生在战场上到处跑。当时,敌机丢炸弹下来,王茂生距离很近,看见了丢下来的炸弹,就赶紧跑上前去喊前面的两位战士,“他说他去追那两位战士,叫他们不要过去,有炸弹。”炸弹最后还是炸下来了,前面的两位战士都被炸死,王茂生的耳朵也被炸聋,从那以后,王茂生再也没有听到过声音。

 

因为负了重伤,从湘江之战后,王茂生一路躺在担架上被抬到黎平。到了黎平,他全身伤口发炎,昏迷不醒。“大家都觉得他肯定活不了了,就把他安置在一个鼓楼里面。”后来,一位姓吴的人在鼓楼上看到王茂生,将他藏起来躲避了土匪的搜查,又把他带回家照顾他。“我父亲在吴家恢复得差不多了,就出发去找部队,找了一些日子身体又不行了,就又留在一户姓陈的人家休养了一段时间,休息好了就再也赶不上部队了。”

 

后来,王茂生就在黎平本地参与黎平的三次解放战争,还做过情报工作,“有一次去江西送情报,还在路上被抓,后来又逃回来。”王四红说,自己听大哥曾说过,“他说,当时老爸头一天还穿得整整齐齐干干净净出去,回来的时候身上全是血。”

 

那时候,王四红妈妈在福音堂边上的水沟里给爸爸洗衣服,“我大哥说,当时是冬天,穿的棉衣,我母亲给他洗衣服,从衣服棉花里面掏出来两荷包的子弹,子弹都扎在棉衣里面。”

 

“我爸特别相信政策,对国家的政策特别执着,特别忠诚,他每天看报纸,这么多年一直订各种报纸,《贵州日报》他生前一年都没有落过。”王四红现在唯一遗憾的是父亲当年做红军的相关证件都丢失了,当时父亲在黎平盖过一栋房子,把所有的证件都放在房子的夹楼板里,十年动乱的时候父亲跑回老家,房子被他人占用。“我哥当时找到那家人说,房子可以不还,但让我们进去拿证件,对方也拒绝了,后来那家的老人也去世了,就再也找不到了。”

 

侗乡网各信息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请勿转载或商用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更多 专题栏目
热门新闻
本栏目24小时更新
精彩博文

    主办单位信息

  • ·主办单位:中共黎平县委宣传部
  • ·联系电话:0855-6223862
  • ·地址:黎平县德凤镇府前路27号

贵公网安备 5226310200014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