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hao123导航|2345导航|360导航|淘宝网|

首页 >  资源展示 >  红色黎平 >  历史足迹正文
长征胜利80周年:再进黎平城
投稿邮箱:lipingtougao@126.com  新闻热线:0855-6223862(黎平县外宣办)  投稿QQ:173559757
时间:2016-10-19  来源:新华社  作者:新华社  录入:杨秀银  


分享接力赛,为侗乡加油: QQ空间 新浪微博 微信 更多
微信

 

92岁的退休教师王光文,经历过的很多事都记不清了,可一说到红军长征,他的眼睛就放光了。

 

“(红军)进城的时候,我们去接,他们背着枪,叫我 小鬼 。有一个战士,高高大大的,一把扛起我,让我骑在他肩膀上进了城。”他一边比划着一边回忆道,80多年前红军进入贵州黎平的场景好像就在眼前。

(图为王光文老人。新华社记者黄燕摄)

 

黎平位于黔东南,宋时称里坪,“里”是侗族的祭祀场所。1934年12月1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这里召开长征途中首次会议,讨论红军的行军路线问题,长征的进程随之转变。

 

进入黎平前,他们刚经历了一场自10月长征以来最惨烈的战役:在广西的湘江之战,突破敌方封锁线,人数却从出发时的8.6万人锐减至3万多。

 

王光文反复念叨着红军进城时的情景:“地主正在赌钱,听见开枪就大声喊 红军来了 ,然后跑了。”

 

当年10岁的他没有跑,而是跟着一个钟姓屠夫到东城门去迎接,因为他听日本留学回来的表姐夫赵学烺说“红军是好的,不是 共匪 ”。同行的张姓商人拿了自家店里的鞭炮在城门口放。

 

“红军没什么好衣服,有的穿着草鞋,有的穿着破布鞋,苦得很。”他说,“一个红军向我问路,还给了我一块红糖。”

 

之前,他听说红军打人骂人甚至杀人,但亲眼所见的却截然不同。

 

进城后,红军到地主家开仓放粮。王光文家分到了肉、菜和衣服,还有马灯、盛墨汁的金边小碟及一把铜壶。

 

来借住的红军战士直接睡在地上,王家人抱来稻草给他们当铺垫。王的母亲还为生病的红军战士采来草药煎熬。红军在黎平待了七天,出发前还给王家留了几斤米。

 

王光文很多次给孩子讲起这段经历,然而黎平会议渐渐被大多数人遗忘。

 

易同军有机会重拾了这段记忆。

 

高中毕业后,他在距县城14公里的潭溪公社工作,有时到县城开会太晚了就住在一个叫“福音堂”的木屋里。那时他还不知道,这曾是李德和博古长征途中的居所之一,穿过一道门,便是当年召开黎平会议的地方。

 

“1984年之前会址一直是公产,是土产公司的酱菜厂。”他说。正因为如此,会址得以较好地保存下来。

 

2004年黎平会议70周年之际,在县委宣传部工作的易同军为了布展,开始系统地接触这段历史的资料。

 

“我发现黎平会议太重要了!”53岁的他说。

 

黎平会议纪念馆的解说是这样的:“会议经过激烈争论,政治局采纳毛泽东向以遵义为中心的黔北进军的正确主张......黎平会议......是中央红军走向胜利的起点。”

 

“没有黎平会议,可能就没有遵义会议的召开,就没有毛主席的领导。”易同军说。

 

(图为红军经过羊角岩。图片由黎平会议纪念馆副馆长易同军提供)

 

在参与筹建工作、收集史料、走访当事人的过程中,他渐渐明白了为什么黎平百姓那么欢迎红军。“黎平地处三省交界处,常有军阀过境抓夫抓丁抢劫财物。红军不抓丁不抢东西,还把土豪的东西分给百姓,形成了鲜明对比。”

 

2009年,与黎平会议旧址一街之隔的黎平会议纪念馆开馆,迄今已接待400万人次。

 

进入纪念馆,迎面是九个红色大字:伟大转折从这里开始。

 

“游客常常问展品,比如开会时的椅子是不是原物、毛主席坐在哪里。”21岁的讲解员周成琼说。

 

通常,她会解释由于毛泽东当时还不是中央政治局常委,地位不是很高,所以他是站在一边旁听会议的。

 

上学时,周成琼每天都会路过这里,却和很多本地人一样,没留意过。“工作后我用一个星期背下了讲解词。”她说,“慢慢地我才更加了解这段历史。”

 

事实上,很多人不知晓黎平会议,来参观也出于偶然。

 

(图为黎平会议纪念馆。新华社记者白旭摄)

 

背包客王静独自从北京到贵州看侗寨和梯田,在黎平转车,停留3、4个小时,便走进了黎平会议旧址。

 

“开始以为这里只是个教堂,所以来看看。”她指着“福音堂”三个字说。

 

提起长征,34岁的她表示中学时学过。“课文讲长征时期红军吃树皮很艰苦,但是历史课很没意思,全靠背,学完了也没有太多印象。”

 

“现在我们这样的年轻人对红色历史了解太少了,来这里看看能增加些感性认识。”她说。

 

相比旧址里的宁静,街面要热闹得多。

 

旧址和纪念馆之间是黎平县城最繁华的翘街,因两头高中间低、形似扁担得名。沿街店铺挤挤挨挨,卖着从手机到苗族银饰等物品,陆勇妹的靛染店就开在中央红军教导师旧址里。

 

大门内,两边各放着一台织布机,和屋内墙上挂的教导师旧照一起静静地迎候来客。第二进的院子靠墙摆了一溜塑料染缸,空气中飘着用蓝靛草浸泡染色剂散出的独特腥味。

 

“黎平红军文化挺浓的,我们的店也是传承传统文化。”31岁的她说。

 

常有人转进来,看靛染工艺,也参观红军旧址。

 

“曾经来过一个湖南人,看到照片说其中一个人是他爷爷的朋友,小时候还见过。”她说。“他看得很认真,只有身边有那样的人才能懂得(长征)这段经历。”

 

陆勇妹觉得传承红色文化很有必要,“现在人们生活越来越好,更应该注意人们精神方面的培养。”

 

易同军持相似的看法。不久前,纪念馆招聘讲解员,他出的一道题“谈谈你对弘扬长征精神的认识”,难住了一些大学生。

 

“不少年轻人不知道当下中国的繁荣多么来之不易。希望我们的纪念馆可以为后人了解革命先辈的艰辛提供一个载体,帮助他们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他说。

 

王光文将收藏多年的马灯和小碟捐给了纪念馆,铜壶则留在家中,用橙黄色的布包起来,和房产证一起锁在楼上的保险柜里。

 

“他要我们留好这个壶,一代代传下去。”王光文的小儿媳吴文新说。

 

 47岁的她也是王光文的学生,去年《生死黎平》电视剧组到黎平县取景拍摄,她是迎接红军入城的群众演员之一,身穿侗族的服装。

 

“剧里也有王光文的角色,只不过改成了一个小女孩,也没有骑到红军肩膀上,而是红军战士拉着她的手进了城。”

 

侗乡网各信息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请勿转载或商用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更多 专题栏目
热门新闻
本栏目24小时更新
精彩博文

    主办单位信息

  • ·主办单位:中共黎平县委宣传部
  • ·联系电话:0855-6223862
  • ·地址:黎平县德凤镇府前路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