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hao123导航|2345导航|360导航|淘宝网|

首页 >  侗乡文苑 >  小说正文
遥远的杨梅冲(二)
投稿邮箱:lipingtougao@126.com  新闻热线0855-6222629(黎平融媒体中心)  
时间:2014-06-24  来源:九潮中学   作者:石万荣  录入:杨秀银  


 

 

走进寨子,突然听到了一阵争吵。姑娘和后生躲在鼓楼的阴影里,后生站着,姑娘坐着,吵得很激烈。女声很大,男声很小。月亮悬挂在鼓楼顶上,月光洒在青石板上,一股凉幽幽的灰白的光返照出来,照着他们。也许心思都用来吵架了,组长和表弟走到身边了,他们居然没有发现。

“你爹歪点子多多的,我有点怕。我只想清清白白嫁进你家。哼,要是在我的身上打馊主意,我就不理他。”

“他是长辈,不要计较。”

“反正,我不想一辈子活在杨梅冲。我也不想占便宜。”

“你硬是想进城?”

“除了杨梅冲,去哪里我都愿意。去广东,去浙江,都行。”

“哪里我都不去。我也不想要你去。”

“我又不是你家的人,你管得了我?”

这显然是一个还没有嫁进家门的媳妇崽对公婆说长道短。组长停下了脚步,静静地听。那些话好像是故意说给组长听的一样,组长很气,哼了一声,嘀咕着:

“有娘养,没娘教。”

组长显然很生气。现在的姑娘,真的是太没有道德了。这样的姑娘出嫁了,那做公婆的,就没有好日子可以过了。不过,他不敢大声骂。别家的姑娘,自然有别家的爹妈管,一个组长,是不能样样都管到的。管天管地,是很遭人嫉恨的。但是那对男女青年根本就没有停止的意思。相反,越吵越厉害。

组长实在听不下去了,就重重地咳嗽。这很灵验,就像一部正热火朝天播放的电视剧,电源线突然被扯断一样,争吵声戛然而止了。姑娘和后生被吓住了,看着组长,不敢再说话。

“不像话。回家去。”

组长的语气很凶,声音很大。他们从阴影里跑出来,站在月光下,低着脑壳。他们似乎等着组长的责骂。组长呼呼地喘着气,气流里似乎奔涌着很多愤怒。

“让开!”

 “爹,我们等着你们呢。”

原来他们是组长的崽和媳妇崽。听得出,那个“我们”里包括那个姑娘。那是一个侗家姑娘。月光照亮了她的脸。一张轮廓很好看的脸。偏偏的发髻上别着一把长长的梳子;白色的衬衣被高高的胸部顶得又紧又窄。她抬起脑壳,喊着大伯。这声呼喊,底气显然很不足,低低的,怯怯的,吵架时候的激昂消失得无踪无影。然后就低着头,不再说话。

组长迈开了步子。走了两步,又停住:

“杨梅冲哪样不好?柴多,鱼多,谷子多,古老古代,一辈辈都在这里好好地活着,就你……你们名堂多。”

这些话,明显是说给姑娘听的。可能又觉得太露骨,就很生硬地加了一个“们”。组长的话句句都硬得像铁,掉在地下叮叮地响。说完,组长就大步地走。表弟不好停留,就紧紧跟着。姑娘和后生也紧紧跟着。路上都不再说话。静静的夜里,吧嗒吧嗒,脚步声很响。

寨子里很安静。这里那里闪现着一团灰濛濛的火光。这里那里响着几声懒洋洋的狗叫。夜幕刚刚降临,杨梅冲就已经冷冷清清。这份冷清就像一个没有情节的朦朦胧胧的梦。这个梦让表弟有点感伤。

走了十几步,组长停下来。然后轻轻舒了一口气。组长的心显然软下来了。一声“嗨”, 似乎把一切怨恨都丢开了。

 “你们哪,又争又吵,一点都不懂事。”都快结婚了,再不许像小娃崽了。”

后生和姑娘连连点着头。他们抿着嘴,你看我,我看你,悄悄地笑了。表弟想,他们的笑一定很顽皮,一定装满了一种有惊无险的喜悦。

在一个路口,姑娘拉着后生,嘀咕几句,就向组长和表弟告别。她说她回家了。然后拐上了岔路。

“等一下过来吃饭。”

“不饿。”

“不饿也吃。”

“不吃。”

“帮我家洗了一天的被窝,腰酸背疼,一口饭都不吃,那不行。”

“讲不饿就不饿。”

姑娘的话一句比一句生硬,句句话里都像埋着许多怨恨。不久就看不见她的身影了,脚步声也听不到了。表弟知道,姑娘的话不是说给后生听的。看得出,她很喜欢后生。那么她是生组长的气了。听得出,她和组长的话语冲突已经不止一次两次了。

后生又追几步;“今晚我走不开。你记得去接芭爹回家。”

姑娘没有回答,但是可以肯定她已经听到了。组长停下来,等着后生:

“芭爹又不死,管得那么多,不累?”

后生不说话。沉默,也许在组长看来,是一种蔑视。居然蔑视。他很生气,重重地哼一声,骂道:“没有脓血。”

然后回头,看远处的路,估计姑娘走远了,听不到了,组长说:

“莫要太傻。要是失去水莲,一生一世你都会后悔的。抓住她。”

后生仍然不吭声,似乎一点都不把组长的话听进耳朵里。组长很不耐烦了:“抓住她,你就抓到很多。一辈子的幸福就抓到了。老金,听到吗?”

那个“老金”几乎是喊出来的,像炸雷一样。老金也很不耐烦,咕咕嘟嘟一堆话。不过没有一句让人听得清楚。

“你听不懂我的话?”

 “水莲又不是牛,由着你牵?”

这回,老金也喊。这句话彻底把组长惹怒了,他暴跳起来,指着老金:“反正,你拿不下水莲,就不要做我的崽。唉,牛高马大,白白长着一根卵。”

“打完谷子,就把婚酒办了。再拖,就拖出鬼来了。”

“你爱办,你各办。关我屁事。”

表弟估计,这回组长一定会暴跳如雷了。但是,奇怪得很,组长却平平静静,好像没有听到那句话一样。

                        

 

  三

 

 

吃完晚饭,表弟和老金坐在大门口,风呼呼地吹,凉快得很。一颗流星划破夜空,划出一道亮光光的弧线,然后落进寨前的树林里。树林里响起一声尖利的怪叫。在静静的夜里,表弟听得心里凉嗖嗖的。老金说,是猫头鹰。

寨路上突然闪烁一点火星。火星慢慢移近了。火星照出了一个人的轮廓。是芭爹。也怪,一次相遇,仅仅几分钟,仅仅对过一句话,表弟居然就记住了芭爹的模样。然而,火星快靠近老金家的时候,却不动了。不久,火星退回去了。不久,火星消失了。

表弟想,芭爹一定也想来看热闹。这个遥远的侗家山寨,生活像一滩死水,又埋藏着太多的磨难,岜爹一定孤独得很。表弟的到来,给寨子增添了很多乐趣。这乐趣也该有芭爹的一份。

火星又出现了。快靠近老金家的时候,又不动了。

这么说,芭爹来来去去很多回了。那么来来去去几回了?又在远处徘回多久了?一个晚上他都眼巴巴望着老金家的火光吗?

     老金说,芭爹是来找酒喝的。以前,老金家来了客人,芭爹总是找借口上门。老金爹丢不下情面,就喊他喝酒。一喊,就喝。一喝,就醉。一醉,就哭。上门次数多了,老金爹很烦。老金和他的妈妈也烦。

“哭哪样?”

“哭他的崽。”

老金的话像一颗从天外飞来的岩石敲打在表弟的心上。表弟的心突然一阵疼痛。于是由然生起一份同情和一份怜悯。表弟和老金埋着头叽叽喳喳的时候,岜爹已经走到了面前。原来那团火是芭爹的烟斗里的火。

“老师,不喝酒啦?”

芭爹喊得又亲切又自然,像早就和表弟很熟悉了。表弟站起身让座。然而,他不肯坐。

“我脏希希的。跟老师坐,不好。”

老金也站起来,很热情。那份热情是真情实意,一丝一毫都看不出厌恶和讥笑。这点,老金和他的父亲差距太大了。

“保爹,你进屋喝几碗吧?”

岜爹嘿嘿地笑着。那份笑里,装着许许多多的甜蜜和满足。此外,似乎还装着一份期待。这和在古树林里见到的岜爹判若两个人。难道就是因为表弟和老金的热情?

“老了,不喝了。”

表弟在心里暗暗地笑。心想,明明是故意上门找酒喝,还假装客气。估计老金也这样想。不过,老金笑出了声:

“想喝,就去喝吧。我和新老师陪你喝。”

老金拉着岜爹的衣袖,硬是把他拉走了。可是,走了几步,岜爹就挣脱了老金的手,急着往回走。边走边说:

“不喝了。不喝了。”

芭爹走到表弟的身边,站着,不说话,看着表弟。表弟被看得有点不自在,就把脑壳低下来。表弟觉得岜爹很古怪,有点怕,就想找借口离开。

“老师,你蛮像我的一个亲戚。”

表弟很惊异。刚刚见过两面,瞎灯熄火,是胖是瘦,是圆脸是方脸,都看不清楚。这未免让表弟心生疑虑。

“像得很。年纪,声音,走路,都像。”

表弟淡淡地笑。人有相像,这很普遍。那么,岜爹不肯进屋喝酒,难道是故意赶来认亲的?难道在村口的简单的对话,表弟的神态就深深刻在岜爹的心里了?

“你是哪年出生的?”

“八0年。”

“呵呵,我的崽也是那年出生的。”

“哪个月?”
    “7月”

“农历?”

“嗯。”

“呵呵,巧得很,我的崽也是农历七月。你是哪天出生的?”

“十六。”

“呵呵,巧得很,我的崽也是十六。你是哪个时辰出生的?”

“我娘讲,是深夜一点。”

“那是子时。呵呵,硬是巧得很。我的崽也是子时的。那晚,我去埋崽的胞衣的时候,寨子前边的古枫树上,挂着一个月亮。大得很,圆得很,亮得很。”

讲起崽,芭爹的话特别多,也特别甜,样子很陶醉,似乎坐在面前的人不是表弟,而是他的久别的崽。讲着讲着,芭爹哽咽了。芭爹的眼里闪着泪光。在月光的映照下,那道泪光很亮。

寨路上亮着一团火光。火光越来越近,越来越亮。是一盏马灯。火光照亮了两个侗家女人的脸。是水莲。老金说,那个老人是芭妈。表弟想,水莲可能是芭妈的女崽了。可是老金说不是。老金说,水莲是芭爹给他的崽订下的娃娃亲。

老金跑上前,接过水莲的马灯,高高地举着。表弟在老金的眼睛里看到一团燃烧的火。水莲的的眼睛里也有一团燃烧的火。古怪,他们怎么这样快就都把怨恨丢得干干净净了?

她们来接芭爹。她们知道,只要有酒,芭爹就醉。醉了,就不晓得回家,倒在路边,或者水沟里,像一个死猪。她们最怕芭爹滚进深深的水塘里了。如果那样,那么就再也起不来了。

可是,今晚,岜爹一口酒都不喝。她们很奇怪。(未完待续)

 

侗乡网各信息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请勿转载或商用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更多 专题栏目
热门新闻
本栏目24小时更新
精彩博文

    主办单位信息

  • ·主办:黎平县融媒体中心
  • ·电话:0855-6222629
  • ·地址:黎平县体育馆内

    投稿通联

  • ·投 稿:投稿方法
  • ·新闻热线:0855-6222629